笔趣阁 > 都市·青春 > 环球挖土党 > 第622章 意外的消息
听书 - 环球挖土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622章 意外的消息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从靠海卡卢特勒到中部地区的亚当峰,石泉四人可谓大开眼界,在几个小时之前,打死他们也想不到在赤道附近他们竟然还能被冻着。

然而事实确实如此,虽然现在正是斯里兰卡一年中天气最好的时候。但在中部地区的山区却并非如此,连绵的雨水从他们进入山区之后就没停过,盘山路两侧的层峦叠嶂的青山在雨水中蒸腾起白色的水雾,让远处的山峦变得影影绰绰根本就看不清楚。

“喀拉”一声,开车的阿曼稍稍降低车速打开了玻璃隔板上的小窗户,“石先生,后排的塑料箱子里有全新的冲锋衣裤,如果你们觉得冷可以换上。”

“佳雅准备的?”石泉好奇的问道。

“我找她要来的衣服尺码”

阿曼给自己小小的邀了一功,“每个来斯里兰卡的游客都会被这里的纬度欺骗,所以基本上我都会提前给我负责的客人准备保暖衣物。”

“你肯定是斯里兰卡最好的向导和翻译”

离着塑料箱子最近的邓书香转身翻了翻,从里面找到了一套贴着自己名字的丛林迷彩冲锋衣,虽然邓书香这三个字里有俩都写的少了笔画,但这尺码却是刚刚好。

甚至在衣服里还放着一对儿钢制的铁脚马,这玩意儿可是登山利器,尤其这种雨天湿滑的情况下,有这么一对儿不起眼的小玩意儿在,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在山上失足摔下来。

“先生,你们都带了武器吗?”阿曼隔着天鹅绒的遮光帘问道。

“有麻烦?”刚把速干衣脱下来的邓书香一把握住了腋下快把枪套里的佩枪,倒是坐在他对面的阿萨克不慌不忙的撩起遮光帘扫了眼驾驶位上的阿曼。

“暂时没有,斯里兰卡大多数情况还是很安全的。”

阿曼笑着解释道,“不过二战后时间最长的内战就在斯里兰卡,所以民间枪支泛滥的情况也非常严重。”

“谢谢你的提醒,我们会尽量低调些。”石泉已经明白了对方话里话外的意思,财不露白,放哪都通用的道理。

阿曼适时拉上了隔板上的小窗子,自始至终都没有好奇遮光帘另一侧的石泉等人是否真的像他猜测的那样带着防身的武器。

顶着不大不小却后劲十足的雨幕,众人在五个小时之后赶到了亚当峰空无一人的景点门口。

现在正是雨季,湿滑的山路让这座海拔仅有两千多米的山峰充满了危险。但不管怎么说,就算是装样子,石泉也得上去看看。

趁着艾琳娜在车厢里套冲锋裤,石泉和阿萨克等人凑到一颗茂密的大树下各自点了颗烟,有一搭无一搭的听着阿曼介绍着亚当峰上那个被冠以各种神迹的大脚印。

然而实际上,他的注意力至少有一半都放在了地图视野上。下船之前摸过那幅山水画卷轴只为他提供了一枚绿色的箭头,而它距离现在的位置还有足足35公里左右的直线距离。

还不等一颗烟抽完,换上了冲锋衣裤的艾琳娜拉开车门,背着个登山包走了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阿曼这才跑回面包车,从车顶罩着的防雨布下取出个迷彩帆布包背在肩上,随后又解下腰间的纱笼随意的系在了倒车镜上,露出了一只隐藏在纱笼下的冲锋裤和高腰军靴。

在阿曼的带领下,四人沿着湿滑的山路一点点的朝着山顶的方向攀爬。

因为提前知道大概率不会有什么收获,石泉的注意力反倒是大部分都放在了周围的景色上。

斯里兰卡虽然面积不大,但确实就像路上阿曼说的那样,佛祖除了没给它雪花之外,赋予了它一切美丽的东西。后来觉得这样也许不公平,所以把斯里兰卡放在牛尿国的边上。

一路上游山玩水,同时小心着湿滑的山路,石泉和艾琳娜两人的运动相机里也留下的一张张洋溢着笑脸的照片。

等到天色擦黑,五个人总算是爬完了5500个台阶,最终气喘嘘嘘的登上了山顶。

“我们为什么要来爬山?早知道就该租一架直升机的。”大汗淋漓的艾琳娜坐在台阶上颤抖着问道,任由石泉帮她揉捏着几乎抽筋儿的小腿。

“这才哪到哪?”石泉回头看了眼山顶清静的寺庙,不知死活的说道,“等有机会带你去爬我们华夏的华山,那才叫刺激。”

“你还是放过我吧”

艾琳娜不顾形象的躺在了湿漉漉的地面上根本懒得爬起来,她宁愿在冬天最冷的时候去最深的沼泽打捞没有引爆的二战航弹,也不想再爬什么山了,这简直就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适应适应就好了,接下来几天可少不了爬山的机会。”

石泉将对方拉起来,“走吧,去寺庙里看看那个大脚印,然后找给地方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再下去。”

“这鬼地方就不能安个缆车吗?”艾琳娜似乎这才想起来还有必不可少的下山工作,顿时像滩烂泥一样彻底没了力气。

任由石泉搀扶着去看了眼那所谓的佛祖脚印,顺便余辉中敲响了山顶的大钟。阿曼这才带着四人找到了几间打扫的格外干净的休息室。

“这里是朝圣季节供信徒休息的地方。”

阿曼站在门口介绍道,“如果你们自己带了睡袋,可以在这里休息一晚,我已经提前拜托僧人们打扫过了。”

谢过了阿曼,石泉和艾琳娜在休息室里铺好了背上来的毯子睡袋,这才席地而坐打开了背上来的自热小火锅。

而在隔壁,阿萨克和邓书香已经拉着阿曼玩起了斗地主,看他们三个精神头儿十足的样子,压根儿就没把这点儿山路当回事儿。

窗外的雨幕时断时续,等到午夜的时候甚至有加大的趋势。但在这几乎完全谈不上隔音,甚至有些许漏雨的休息室里,石泉却难得的睡了个踏实觉。

隔壁的休息室里,邓书香戴着个夜视仪一丝不苟的打量着窗外的雨幕,偶尔有僧人半夜出来,他便立刻将手伸进包里,握住偷偷带上岸的柏树冲锋枪,直到对方重新回了房间,这才再一次将手从包里抽出来。

一夜无话,等到第二天一大早,众人看完了日出吃完了蹭来的斋饭,这才慢慢悠悠的踩着湿滑的台阶往山下走。

至于那幅山水画上的景色,他们自然没有看到,这亚当峰附近就没什么像样的高山。

就在石泉等人下山的同时,远在斯里兰卡最北端的大伊万两口子,正在那位漂亮向导的带领下进入了一座寺庙,约见了其中的一位中年僧人。

很难想象,这位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僧人曾是猛虎组织的后勤官,更是乌克兰那位军火商伯罗申克曾经的客户之一,甚至连这条线索,都是大伊万从伯罗申克那里讨来的。

同一个时间,何天雷已经带着刘小野跑到了一座种满了茶树的茶园里体验着制作锡兰红茶的工艺。而咸鱼也鞍前马后的像个狗腿子一样伺候着玩的不亦乐乎的张初晴。

至于几乎已经被人忘了的以萨迦,此时却已经通过他自己的渠道赶到了仅仅隔着一个海峡的牛尿国,在他故意一瘸一拐的在某个城市里逛了足足一个早晨之后,终于和提前约好的人在一座不起眼的铁匠铺子里完成了会面。

“这么急着见我有什么事?”犹太复仇组织的三号猎人利卫一边敲打着手中的铁皮,一边冷淡的问道。

“找你买一份情报”以萨迦将包银的手杖放在一边,用仅能让对方听到的声音说道。

“有什么情报值得我们大老远的见一面?”利卫将手中的锤子丢到一边,神色不耐的打量着坐在对面的以萨迦。

“我想知道米莉安在哪”以萨迦抬起头,格外认真的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原来是为了这个?”

利卫不屑的摇摇头,“以萨迦...哦,我差点儿忘了,你现在已经没有资格使用以萨迦这个名字了。不过不管你现在叫什么,我可不知道米莉安在什么地方。”

“如果用这个交换呢?”以萨迦从包里拿出个塑料安全箱,将里面带着岁月斑驳和星星点点黄沙的羊角号展示给了对方。

“这是什么东西?”

“很可能是当初十字军从夜路仨冷抢走的圣物”

以萨迦赶在对方伸手之前,“啪”的一声扣上了塑料盒子,同时露出了另一只手上紧紧攥着的手雷,“东西是龙和熊俱乐部的人从沙特发现的,他们的信誉和寻宝能力连雅各布先生都不会怀疑。”

“用那个星盘找到的?”利卫收回手问道。

见以萨迦点点头,利卫重新拿起油乎乎脏兮兮的锤子,叮叮当当的重新敲打着铁砧子上的铁皮,“米莉安那个叛徒现在在什么地方没人知道。不过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不妨帮我给石先生带回去一条情报。”

“什么情报?”以萨迦心不在焉的问道。

“那个老舞女死了”

“什么?!”以萨迦险些没把手中那枚刚刚插上保险销的手雷给丢出去。

“大概一周前,我们在南极大陆找到了那个老舞女的尸体,当时她被扒光衣服绑在了一辆雪地摩托上,我们赶到的时候,她的内脏都已经被贼鸥啄干净了。”

“你确认那具尸体真的那个老舞女?”以萨迦颤抖着问道,“谁杀了她的?”

利卫锤打铁皮的动作稍稍加快,在鼓点儿似的敲击声中,只听他继续说道,“确定,我们推测应该是那个布丽塔做的,但现在根本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这么说,那脆余孽都...都...”以萨迦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很难说”

利卫烦躁的将手中的铁锤再次丢到一边,“虽然老舞女死了,但实际上威胁还在,而且南极大陆现在已经快要进入极夜了,想在那里找到他们很难。”

“米莉安和布丽塔在一起?”以萨迦突兀的问道。

利卫摊摊手,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而是直接转移了话题说道,“帮我问问石先生,有没有兴趣接受委托,去南极找找那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以萨迦沉默片刻,将手中的塑料安全箱丢到了利卫的怀里,站起身一瘸一拐的离开了肮脏的铁匠铺。

望着最终消失在人流中的以萨迦,利卫的嘴角露出了得逞的笑意。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