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十八章 逃走的试验品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八章 逃走的试验品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她?”

吉野信夫顺着榊诚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她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淡漠的眼神,似乎对一切都漠不关心,墨绿色的瞳孔中透漏着一丝茫然,就像是被养在笼中的金丝雀,每天啼鸣却惶惶不可终日。

除此之外,还带着让人心疼的疲倦,激发旁人的关护心,又因其冷若冰霜的气质而退却。

她朝着玻璃幕墙望了一眼,正好与榊诚四目相对。

嘴角微微上扬,她张开嘴,无声的念了几个音节。

榊诚没有读懂她的唇语,对方也没有给他追问的机会,转身走进了实验室。

吉野信夫打了个寒颤,急忙收回目光。

“啊,她,她是我们研究所的主任,叫雪莉。”

“别看她是个美人,说话可是一点不留情面。”

“你看到她刚才的嘴型了吗?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榊诚直接忽视了吉野信夫对她的评价,他非常想知道那股熟悉感从何而来。

“我能进去吗?”

他指了指玻璃幕墙,尝试着询问。

“不行不行!”吉野信夫连连摇头:“我可不能放你进去,不是研究所相关人员,一缕不准进入的。”

“如果被发现了,我要被扣工资的。”

“平时的时候也就算了,可今天大哥他们在呢。”

榊诚知道吉野信夫说的大哥是谁,琴酒。

四周满是监控,自己初来乍到,万一引起什么误会就不好了,榊诚点了点头,索要了一张吉野信夫的名片,方便随时联系。

就在这时,四周忽然红光大作,警报声响彻不止,一个眉毛稀疏,眼窝深邃,长得如同骷髅的长发男子冲出了实验室,夺路而逃。

“遭了!”

“有人跑了!”

“快抓住他!!”

有研究员大喊。

保安们一拥而上,可对方身轻如燕,爆发出了如野兽般的力量,只一个前扑加翻滚,就冲出了数米的距离。

正好落到榊诚面前。

“小心!”

“他是沼渊己一郎!重度危险人物!”

吉野信夫开始掏枪,沼渊己一郎见到他的动作,顿时目露凶光,想要发起进攻。

榊诚倒是很淡定,他静静的看着远处从内部敞开的大门,只要通过那扇大门,就能见到那位茶发研究主任了。

现在研究所内乱做一团,正是悄悄潜入的好时机。

至于面前的沼渊己一郎,榊诚可没有动他的念头,他就是帮自己吸引注意力棋子,抓住了他,喧闹自然就平息了。

就在榊诚觉得计划可行,抬脚向研究室的大门走去时,一声枪响让他停住了脚步。

砰!

沼渊己一郎捂着胳膊,鲜血滴落,眼神极为惊恐,不要命的朝着大门狂奔。

琴酒叼着烟,脸上带着冷酷的笑意,再度举起了手中硝烟尚未散尽的伯莱塔手枪。

“叛徒....都该死。”

砰!

沼渊己一郎的身体晃了晃,却并没有倒下,在琴酒诧异的目光中,狼狈的冲出了大门。

琴酒疑惑的看了眼手枪,退下弹夹,确定都是货真价实的子弹后,吐掉香烟。

“还愣着干什么!”

“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今天可真是个怪日子,出门没看黄历,不宜开枪。

先是遇上榊诚这么个能躲子弹的怪人,又碰上个中了枪还生龙活虎的试验品。

琴酒都要怀疑自己拿的是滋水枪了。

保安们冲了出去,研究所变得空荡了起来,但却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研究员们畏惧的望着琴酒,大气都不敢出。

“他是怎么跑掉的?”

琴酒转过身,冷冷的问道。

“他...他忽然挣脱了约束带,还打伤了两个人.....”

约束带?

榊诚一愣,这玩意他可听说过。

精神病院里最常见的家伙。

只要锁上扣子,别说人了,就是一头老虎都动弹不得。

那沼渊己一郎是怎么挣脱的?

挣断是不可能挣断的,这种约束带承重可达数千斤,远远超出人类的极限。

只能是没有绑好,或者....

有人解开了约束带。

琴酒的想法跟榊诚一样,他也觉得是有人放走了沼渊己一郎。

“雪莉.....”

玻璃幕墙之内,雪莉低着头,单手插兜,端着一杯咖啡,似乎这一切与她毫无关系,冷酷的像座冰山。

“大哥,只要查一下监控,应该就能找到是谁解开的约束带了。”

伏特加在一旁说道。

“不必了,你联系组织里的人,让他们寻找沼渊己一郎的下落,一旦找到,就地格杀!”

琴酒拒绝了伏特加的提议,冷冷的瞥了一眼雪莉。

他大体能猜到,是谁做的了。

毕竟她一直对组织用活人进行实验十分不满。

榊诚饶有兴趣的看着众人脸色的变化,空气中火药味十足,在短时间内,双方进行了多次博弈。

简而言之,可以汇总为以下对话:

雪莉:我摊牌了,就是我干的,怎么着吧。

琴酒:我忍。

榊诚从他们身上看到了无良老板和年度最佳员工的影子。

顿时,他对那位代号雪莉的茶发研究员更感兴趣了。

竟能让琴酒吃瘪,看样子她也不是等闲之辈。

负责留守的吉野信夫将榊诚送出了研究所,告诉他有事情尽管找他,作为榊诚的前辈,照顾他是应该的。

榊诚有些感动,像吉野信夫这般单纯的人可不多了,且行且珍惜。

出了研究所,时间还不到五点,太阳昏昏沉沉的坠落,天边一朵乌云飘来,街上的上班族们也愈发多了起来。

“该买部手机了啊.....”

没有手机,确实有诸多不方便。

虽然现在的手机功能单一,只能发短信和打电话,但也足够了。

人们真正需要的,是即时通讯功能,其他的只是辅助。

青昌生物实验研究所距离银座不远,坐电车五站就到,走路的话三十分钟左右。

比起人挤人,满是汗味和女高中生的电车,榊诚选择了步行。

走在街上,身边满是行人,榊诚不禁再一次感慨东京都的繁荣。

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东京都总共居住了3700万人,年GDP高达9472亿刀。

同时期的上广深,这时候正忙着搞改革开放,虽然已经腾飞,但跟东京都还有些差距。

银座可不是一栋大楼或者一家超市,它是位于东京都的主要商业区。

号称“亚洲最昂贵的地方”,在这里你能买到世界各地的名牌商品,是购物者的天堂。

银座与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纽约的第五大道并列为世界三大繁华中心。

而榊诚要去的地方,就是银座二丁目。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