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二十七章 现场科普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七章 现场科普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哗!

全场的目光瞬间落到了福山银身上。

惊骇、不敢置信、复杂....等等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虽然众人怀疑过他,但他身为第一发现者,跟泷泽明无怨无仇,丝毫没有作案动机。

警方和工藤新一都下意识的忽略了他。

因为这很显然是一场蓄意谋杀,需要足够的动机。

偏偏福山银于泷泽明关系还算不错,泷泽明也有意提携这个晚辈。

榊诚的话,就像清洁工人踩扁易拉罐时落下的脚后跟般,重重地踏在众人的心头。

所有人都没想到,第三个犯人,竟然会是他。

榊诚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润了润干燥的嗓子。

他已经很久不需要说这么多话了。

自从他辞职以后。

现在重操旧业,让他有些不适应。

犯人们偏执、疯狂的念头在脑海中萦绕。

犯罪侧写师是个很危险的职业,他们即能帮助警方破案,也能使用与犯人相同的手法作案。

一旦控制不住脑海中的san值,犯罪侧写师们就会坠入深渊。

前生每次执行完任务,榊诚都会接受心理辅导,好好休息一阵子。

两天时间内接连动用侧写,他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这对大脑来说是很严重的损耗。

就像过度运转的发动机,难免会爆缸一样。

“源先生杀死泷泽明之后,没有打扫房间便冲了出去,时间正好是五点二十分左右。”

“因为慌张,他没有发现拐角处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

“在他离开现场之后,第三者,也就是福山银先生进入了房间。”

“看到泷泽明的尸体之后,福山银立刻决定伪造自杀现场。”

“他找了根绳子将泷泽明的尸体吊起,然后用钓鱼线打造了一间密室。”

“最后他回到客厅,对吉田夫人说泷泽明没有反应,然后带着吉田夫人一起返回化妆室,撞开房门,发现了尸体。”

“那时候正好是五点二十分过,对上了泷泽明的死亡时间。”

榊诚陈述完毕,话音刚落,就听见目暮十三问道:“榊诚老弟,虽然你的推理没有问题,可是....”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呢?”

榊诚淡淡的说道:“如果你们仔细观察尸体的话,就会发现尸体已经将答案告诉了我们。”

榊诚带着众人回到化妆室,掀开遮盖尸体的塑料罩,指向泷泽明的脚尖。

“大家请看他的脚尖。”

众人立刻盯着泷泽明的脚尖看了起来。

丝毫没有发现异样,跟正常人睡着时的动作一样。

“有什么问题吗?”

毛利兰出口询问。

“当然有,而且是很大的问题。”

榊诚点了点头,有些不满的看了眼目暮十三后方的鉴识课。

这可都是基础知识,连这都不知道,大学是怎么读的?

还不如回炉重造....不,直接练小号算了!

反正许多父母就是这么做的。

看来,要想让他们理解,得先进行一番科普才行.....

“咳咳...因呼吸抑制死亡的方式,除了化学药物外,多为绳缚。”

众人点头。

“而绳缚,也分他勒和自缢,这二者有本质上的区别。”

众人再次点头,就好像上课时认真听讲的三好学生。

“他勒,在勒死中最为多见,是很常见的一种杀人方式。”

“他杀勒死时,现场常有搏斗和动乱迹象。”

榊诚尽可能的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

他怕这群人听不懂.....

“当被害人产生抵抗时,伤口多出现在头面部以及肢体,以擦伤和皮下出血最为多见,如果是仰面被勒,则常见肩胛部位的表皮剥落和皮下、肌层出血。”

“有时凶手为了让被害人丧失抵抗力,或确保其迅速死亡,在勒死前后会采用扼颈、堵塞口鼻、用钝器打击头部或其他要害部位。”

众人的嘴巴张成了“哦”型。

他们不是不知道这些作案手法,而是第一次听到如此系统的解释。

听明白了,觉得很厉害。

“注意!”

“接下来是重点!”

榊诚拍了拍手,让众人翩跹飞舞的思绪回到脑海中。

几名鉴识课的警察甚至掏出了小本本。

榊诚又想捂脸了。

感情你们真不知道啊.....

亏我以为你们学过.....

唉....

心累。

“如果被害人被凶手从背后用绳索套住脖颈,会产生第二种状况。”

“那便是无力反抗。”

榊诚继续开始教学。

“当死者无力反抗的时候,现场可无搏斗反抗的痕迹。”

化妆室里就没有多少反抗的痕迹,唯一有的,也只是泷泽明吸毒后不小心打翻的化妆品。

“当绳索结扣特殊、重复打结、越打越紧、结扣部位在项部者多为他杀。”

“凶手通常会在勒死对方后,将现场伪造成自缢或自溺死亡的状况。”

“这种情况下,尸体的脖颈处会出现两道索沟。”

这次不用榊诚提醒了,众人很自觉的看向泷泽明的尸体,这一看,果然发现上面有两道索沟。

一道呈水平环绕颈部,一道从下巴出现,自上至耳后消失。

“我知道了!”

鉴识课的一名刑事一拍脑袋,叫了起来:“如果是勒死的,那么索沟就会呈环绕状,如果是自缢死的,就会呈断裂状!”

那名刑事投来兴奋激动的目光,放佛答上问题的小学生,等着老师奖励他一朵小红花。

小红花是不可能有的,榊诚不给他一巴掌算好的了。

这tm还用抢答?!

玩游戏呢搁这儿?

严肃点行不行!

在他希冀而炙热的目光中,榊诚颈阔肌蠕动,喉结上下一颤,说道:“....很好,你说的对。”

得到认可,那名刑事高兴的就跟中了彩票一样欢欣鼓舞,拿着本子,变得更加积极了。

“可是...要怎么证明是勒死或者自缢死亡呢?”

又有人发问了。

总算有个靠谱点的问题了。

榊诚肃然道:“只要经过详细检查,仍能发现颈深层组织的被勒损伤,通常勒沟部肌肉出血及骨折会较重。”

“而且经过一段时间后,致死的索沟会渐渐加深。”

泷泽明颈部两道索沟,水平环绕的索沟明显要比第二条深出不少。

“哦~”

众人连连点头。

“这些都需要经过科学的检查才能知道。”

“当手头没有工具时,还有第二种简单的方法来鉴别。”

榊诚笑了笑:“那就是通过脚尖。”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