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五十三章 你在害怕什么?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十三章 你在害怕什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榊诚想这些,当然不是替濑羽尊德考虑,而是秃发谢顶的人...

大致可以分为两种情况:

一种是家族遗传的先天性脱发,一种是因压力太大、紧张焦虑引起的后天性脱发。

遗传几乎不用考虑了。

因为濑羽尊德的儿子,拥有着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

脱发遗传几率为53.3%---63.9%,父系遗传明显高于母系遗传。

也就是说,除非这儿子不是濑羽尊德的种,否则他也脱发的概率是很高的。

既然这样,濑羽尊德的脱发原因就很有可能是后者——

压力过大,紧张焦虑。

因第二种情况引起脱发的人,脾气相对来说会比较暴躁、易怒,沉不住气。

一点就着。

榊诚曾经跟一位高人学过中医相面之术,配合心理学知识,很简单便能将人看透个七七八八。

濑羽尊德眉心中间的竖三道皱纹,更说明此人经常皱眉发怒。

肝主目。

眼中略带黄疸、皮肤发黄,无不是肝火旺盛的表现。

这是因为气郁化火,易怒引起肝火旺盛。

到了这一步,榊诚已经可以断定....

濑羽尊德是个脾气暴躁,反复无常之辈。

榊诚看了眼时间:

12:45分。

必须尽快解决案件,否则就赶不上下午上班了。

“目暮警部,案情经过是什么样的?”

时间紧迫,榊诚决定开门见山。

“是这样的。”

目暮十三拿过监识课的记录,交给榊诚,同时说道:

“濑羽尊德先生今天邀请客人来家中进行聚会。”

“因为时间尚早,米花银行行长山崎金桥先生就打算在三楼的客房内休息一会儿。”

“下午聚会开始,女佣们打算去叫醒山崎先生,可他却没有回应。”

“用备用钥匙打开门后,才发现山崎先生已经死在了床上。”

“死因是被利刃刺杀身亡的。”

登米刑事递来一个证物袋,里面是沾血的短刃,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发黑。

“这就是凶器。”

“死者死亡时间是在中午11点到11点半左右。”

目暮十三一脸严肃的重复调查结果:

“根据我们的检查,案发当时房门是锁闭的,主钥匙则在死者的口袋中。”

“唯一进入现场的方式,就是房间里面向中庭的窗户。”

“地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们也没采集到指纹之类的证据。”

“犯人似乎很谨慎,连足迹都被他擦拭去了。”

现场勘测的照片榊诚一一看过,即便警方用上了足迹探照灯,也没发现任何线索。

犯人显然是经过精心测算的。

指纹、足迹、留在现场的蛛丝马迹一概没有。

没有线索,这案子自然就无从查起。

目暮十三带着搜查一课的刑事们,跟没头苍蝇似的乱转,却始终找不出凶手是谁。

“这是一起蓄意谋杀案,目暮警部。”

榊诚抬起头,眼神锐利。

“而且.....”

“犯人就是这个家中的主人。”

坐在轮椅上的濑羽尊德勃然变色:

“你说我是犯人?”

“你有什么证据!”

“不要以为你破了两件简单的案子就能信口开河啊,混蛋!”

榊诚奇怪的看着忽然爆发的濑羽尊德,问道:

“我也没说是你啊。”

“你这么激动干嘛?”

濑羽尊德顿时语噎,脸色青一阵儿白一阵儿,就跟从蛋包饭里吃出条蟑螂腿一般难看。

过了一会儿,他才哼唧两声:

“不,不是说我也不行!”

“我妻子她们怎么可能杀人!”

“他们跟山崎金桥又没仇....”

又?

榊诚嘴角上扬,心想果然如此。

犯人一定是他!

连侧写都不需要,榊诚一下子就锁定了犯人的身份。

显而易见的,这是一道证明题。

“榊诚老弟,我们刚才已经询问过不在场证明了...”

目暮十三生怕榊诚推理错误,赶紧提示他:

“案发的时候....”

“不管是濑羽先生的妻子还是儿子,他们都在聚会厅,根本没有离开。”

“客人们都能作证。”

“只有濑羽先生去上了个厕所,但他...”

目暮十三看了眼濑羽尊德打着石膏的右脚:

“他根本不可能做案啊!”

“确实。”

破天荒的,榊诚同意了目暮十三的说法:

“瘸了一条腿的话,确实不可能作案。”

“因为犯人一定是通过阳台进入客房的。”

榊诚已经看过了现场的照片。

匕首直插心脏,死者倒下的方向正对着阳台,尸体也没有被移动过的痕迹。

如果犯人不是从阳台进入房间作案,就势必要移动尸体。

这是悖论。

犯人的作案手法不难猜出来,难得是如何求证。

“哼!”

濑羽尊德十分不悦的瞥了榊诚一眼:

“既然你很清楚,那你凭什么说犯人是这个家的主人?”

“难道你的意思是女佣杀了山崎金桥吗?”

站在他身后的漂亮女佣们顿时露出惶恐之色:

“不,不是我们!”

“我们...我们没有杀人!”

“喂喂喂....”

“不要诬陷她们啊。”

脚下地暖有些发烫,榊诚抱怨了一句,缓步走到开放的窗子前,将窗户关闭。

“犯人,一定是十分熟悉这栋房子构造的人。”

“否则他不可能知道从储物室外的栏阶能跳到客房阳台上。”

濑羽尊德渐渐变了脸色。

储物室的窗户下方,有一条凸出来的大理石,方便让人上到房顶。

他,就是从那里跳到阳台上,杀害了山崎金桥,然后原路返回。

清理了足迹,戴着手套,完全没留下任何痕迹。

警方什么也没查出来。

就在他得意的时候....

榊诚一口就说破了他的作案方式。

濑羽尊德有些惶恐。

榊诚给他的感觉....和那群蠢笨的警察不一样。

很危险。

“再进来之前,我先绕着房子周围走了一圈。”

“因为是富人区的缘故。”

“每栋房子之间的距离都很远。”

“不仔细勘察的话,根本找不到那条路线。”

榊诚笑了笑:

“所以濑羽先生你也不用找借口说是外人策划的这起案件了。”

“绝对是内鬼所为。”

榊诚将证物袋塞还给登米刑事,抬脚来到轮椅前,弯腰,与濑羽尊德对视:

“更何况....”

“你在害怕什么呢?”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