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作案的原因(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作案的原因(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京极尚彦,此时,有种大卡车在身旁侧翻,却正好擦肩而过的万幸感。

如果他没有邀请榊诚....

如果榊诚没有看出对方的破绽....

如果.....

脊骨中,一道凉气直窜头顶,他忽然觉得世界好险恶。

上川南夫,比他抓捕过的那些犯人,要恐怖多了....

什么焦虑症,什么PTSD,这一刻,统统痊愈。

他再也不想看医生了....

他好想回家。

“上川南夫,他是通过什么途径贩卖药物的?”

榊诚沉着脸问道。

渠道,才是最关键的东西。

如果说工厂好比涛涛大河的源头,生产出水源的话,河道就是它售卖水源的途径。

没有河道,水源就抵达不了山川,滋养不了万物。

“包裹。”

香取清子毫不避讳的说出了上川南夫的秘密:

“他将药物交给邮政人员,通过信封跟客人交流,然后将药物投递到客人的家中。”

众人骇然大惊。

这是灯下黑啊!

谁能想到,每天都能看到的邮递车,竟会是非法药物的售卖渠道?

这甚至不用经过入库处理,只要负责投递的邮递员有这个心思,就能跟上川南夫相互配合。

一条完全隐藏在暗处的犯罪线,终于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我们最近就在追查走私药物的事情!”

高木涉叫了起来:

“榊诚先生你还记得昨天抓住的邮递员长谷川瞬吗?”

“他就是通过这种渠道走私药物的!”

榊诚回头:

“你们都抓住长谷川瞬了,怎么还没审问出源头?”

众警察一时间有些尴尬,不敢看向榊诚的眼睛。

“他一个邮递员,能知道什么!”

香取清子嗤笑一声:

“你以为上川南夫如此愚蠢,会直接跟他们接头?”

“他收到客人的汇款单后,会将药物放在指定地点,用公共电话联系快递员。”

“快递员取货的同时,会拿到上一次属于自己的分红,但他根本不知道上川南夫的身份!”

这是一条已经成熟的产业链。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警方根本查不到,也无从查起。

很少有人会怀疑邮递员。

“除了隔壁药店的老板,上川南夫有同伙吗?”

目暮十三追问道。

“我不知道....”

香取清子摇了摇头:

“我只知道上川南夫在非法售卖药物。”

“你是怎么知道他的?”

榊诚好奇的看着她:

“你才不过20岁吧....”

“为什么警方抓不到的人,你却能一下子找到?”

香取清子咬着嘴唇,眼中迸射出仇恨的光芒:

“我父亲...”

“原本是一家大公司的社长。”

“就是因为找上川南夫看过一次病,开始吃些稀奇古怪的药物。”

“没多久,他就性情大变,开始家暴我和我母亲,怀里整天都要揣着药盒...”

“原本蒸蒸日上的公司,转盈为亏,最后只能宣告破产....”

“我父亲他就....他就....”

香取清子捂着脸哭了起来,肩膀不住的颤抖。

破产之后,买不起药物,病症发作,下场恐怕也只有自杀了....

佐藤美和子递了盒纸巾过来:

“你既然知道你父亲服用的药物有问题,为什么不报警?”

“我怎么没报!”

香取清子猛地抬头,红着眼叫道:

“我不止一次的报警,可警察上门后,带走我父亲去医院一查,才知道他已经患上了精神病!”

“甚至给他开了更多的药物!”

“每一次从医院回来,他都会对我和我母亲施暴....”

“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报仇!”

“等一下啊....”

高木涉拿着鉴识课呈递的现场证明走了过来,有些茫然:

“刚才我们调查了桌上的那盘年轮蛋糕。”

“只有上川南夫吃掉的那块检查出了毒物反应,其他的根本无毒....”

“你怎么能够确保,上川南夫一定会吃下那块有毒的蛋糕呢?”

“贾斯特罗视觉效应。”

榊诚点起一支香烟,开口解答高木涉的疑惑:

“1889年,拥有霍普金斯大学博士学位的心理学家贾斯特罗·约瑟夫,提出了一种心理学上的错觉效应。”

“两个大小一样的扇形,用AB进行标注,上下摆放。”

“因摆放位置不同,导致眼睛回馈的主要信息产生错误,使短边比较长边,从而欺骗大脑,认为下方的扇形要比上方的扇形大。”

“只要将有毒的蛋糕放在离上川南夫最近的位置,不管是从礼节角度出发,还是从人性的贪婪角度出发,上川南夫必会选择有毒的蛋糕。”

所谓年轮蛋糕,模样有点像小型的虎皮蛋糕,圆滚滚的薄薄一片,很轻易的便能切成大小近乎一样的半圆。

高木涉也按照榊诚的话进行了实验。

他将盘中剩余的年轮蛋糕按照上下排列....

“啊!”

“真的是这样!”

在高木涉的眼中,下方的那块年轮蛋糕,至少要比上方的蛋糕大出三分之一。

非常奇妙。

“我想,上川南夫应该很喜欢吃年轮蛋糕。”

榊诚将烟灰弹到铁盒中,淡淡的说道:

“而跟在他身边的你,懂得一些心理学知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再加上我与他对话时,点破了他的阴谋,让他心思混乱,下意识的就会拿起离自己最近的蛋糕....”

“没错吧,香取清子小姐。”

她忽然安静了下来,目光空洞:

“我在他身边呆了整整一年,知道了他的喜好,获得了他的信任,可以接手送药的事情...”

“我也成功拿到了氰化物,特地改了日程,让他今天留在家中打算动手....”

“可没想到...”

“竟然出了你这么个异数!”

榊诚沉默了。

他原以为,上川南夫只是个靠开具昂贵药物中饱私囊的黑心医生。

却没想到对方竟然罪大恶极。

看着默默不语的榊诚,香取惨然一笑,神情无比落寞:

“我不怪你....”

“要怪,就怪时运不济吧...”

她嘴巴一动,似乎用舌头挑了什么东西出来。

榊诚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他见过太过类似的状况。

罪大恶极的犯人,通常会在牙齿中藏一颗毒丸,只要见势不妙,就会立刻咬破...

绝不给警察留下一丝机会。

但....

榊诚一把钳住香取清子的下颌咬肌,双指用力,向下一拽,硬生生让她张开了嘴巴!

右手双指探入,在她惶恐的目光中,夹出了一颗小蜡丸。

当榊诚完成这一切动作的时候,警视厅一众警察还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高木警官,这枚蜡丸里应该装有让人致死的氰化物,麻烦交给鉴识课妥善处理。”

榊诚将蜡丸递向高木涉,刻意加重了妥善二字。

“是...是!”

高木涉掏出白手帕,小心翼翼的将蜡丸放在上面,双手捧着出了房间。

“为什么要救我....”

香取清子目光复杂的看着榊诚。

“救人不需要理由。”

榊诚一边擦着手一边笑了笑:

“你不应该死,你应该活着,等待大仇得报的那一天。”

“还会有那一天吗?”

黯然神伤的香取清子低下了头,手指紧紧扣住膝盖。

曰本有死刑。

但碍于政治因素,即便是罪大恶极被判处了死刑的犯人,也会在监狱里好吃好喝生活几十年。

譬如1995年,在地铁内投放沙林毒气的麻原彰晃,造成5000余人受伤,数十人终身残疾和死亡....

至今未被执行死刑。

而上川南夫虽然罪无可恕,可他并没有直接杀人。

所以判处死刑的概率并不高。

“当然有。”

沉着的让人心神安宁的声音传来,香取清子抬起头,正看到榊诚嘴角温和的笑容:

“救人不需要理由....”

“杀人却需要。”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