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在下卧龙,请求出战(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在下卧龙,请求出战(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第一个错误。”

“你们打晕死者之后,本应该直接将他丢下悬崖,却为了保险起见,给他注射了河豚毒素,让原本难以侦破的案子变得简单明了。”

“恐怕你们以为,丢进海里就能毁尸灭迹,万事大吉了吧....”

榊诚憾然摇头:

“这就引出了第二、三个错误。”

“先杀人,再抛尸,会使得尸体胸腔没有海水,入水没多久就会漂浮起来.....”

“而且你们没有观测好潮汐时间,抛下尸体之时,正好是退潮的最后阶段,导致尸体被冲上了沙滩。”

说到最后,黑岩辰次三人的脸色已极为难看。

榊诚不点破,他们还真没想到,杀人抛尸还有这么多门路和讲究。

不对...

说到底,也是他们杀错人的关系。

如果昨天晚上死的是榊诚,还会有今天这么多麻烦吗?

答案是否定的。

因为他们算漏了柯南。

这小子可不是个等闲之辈啊!

“咳咳....”

黑岩辰次又摸了摸鼻子:

“榊诚先生,虽然您是个大侦探,但也不能随便冤枉人吧!”

“说我们是犯人,你有什么证据?”

浅井成实攥紧了拳头,咬着牙,气的身体直哆嗦。

身后,那位驻所的老警察,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的背影。

榊诚注意到浅井成实的异状,心中有些惊讶。

不过....

当务之急是先破了眼前的案子,然后赶紧回东京都。

“大家应该都听说过匹诺曹的故事。”

“这个故事其实是有理可寻的。”

“从生理学角度来讲,当一个人在撒谎的时候,身体会释放出一种叫做儿茶酚胺的化学物质。”

榊诚当着众人的面,侃侃而谈:

“这种化学物质会导致说谎者鼻翼内部的结构组织发生膨胀,同时...”

“一个人撒谎的时候,其心理压力会陡然增大,血压也会迅速升高。”

站在中央,榊诚好似闲庭信步般,围着黑岩辰次三人转起了圈,暗中施加心理压力。

“血压升高,鼻子会增大,形成所谓的匹诺曹大鼻子效应,”

“而且,在鼻子膨胀时,神经末梢会感到微微刺痛,所以....”

“说谎者会不由自主的用手快速的触摸鼻子,为鼻子止痒。”

“黑岩村长,你能否告诉大家,刚才为何要连番摸鼻子呢?”

渔民们听着榊诚的推理秀,激动的脸色涨红,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只希望黑岩辰次能晚一点认罪。

而黑岩辰次也是这么做的。

心理压力的暴增,导致他鼻子又开始了瘙痒。

可又不能伸手去挠,只能扯着衣领,抓耳挠腮十分焦虑。

结果呢,榊诚对他的这个动作,又提出了质疑:

“根据科学研究表明。”

“当一个人撒谎的时候,除了我方才说的情况,还会出现面部与颈部的敏感组织产生轻微的刺痛感或灼热感。”

“为了消退这一感觉,说谎者往往会不自觉的拉拉衣领或者产生其他动作,企图消退灼热感。”

“黑岩村长,你....”

“行了!”

黑岩辰次顶不住了。

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放个屁,榊诚都能挑出一堆毛病来。

还真被他猜中了。

“当一个人心虚到极点或无计可施的时候,就会打断对方的话,建立自信,试图夺回话语权...”

榊诚又开始了:

“甚至会变本加厉,歇斯底里,开始进行抬杠、不讲理、威胁等诸多不同的措施....”

“黑岩村长,你说话啊。”

“光我一个人说多没意思。”

黑岩辰次:“.....”

我说啥。

我有什么好说的。

实在是受不鸟了,我不说话、面无表情、没有动作还不成吗....

看你还有什么招数....

“不说话啊。”

榊诚点了点头:

“根据我的经验,许多犯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都会陷入沉默。”

“有人知道是为什么吗?”

这是一场推理秀,榊诚要用最高调的姿态,一点点摧垮对手的心理防线。

“有!有!”

柯南跳着脚,举起了小手。

“很好,柯南同学,由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榊诚推了下墨镜,就像老师指着人体标本,在进行实战教学一样。

被点了名,柯南摇头晃脑,仿佛吟诗作对的才子般,缓缓说道:

“众所周知,沉默属于一种冷暴力。”

“犯人的沉默、不予回应等方式,是他们最后的抗争手段,以为这样能使发问者束手无策,从而脱罪。”

“可实际上,他们不说话、不表态的行为,恰恰证明了发问者之前的说法是正确的。”

“黑岩村长被问的哑口无言,证明他做贼心虚!”

说完,柯南乖巧的抬起头,天真的微笑:

“榊诚大哥哥,我说的对不对?”

“Bravo!”

榊诚竖起大拇指,从兜里摸出水果糖:

“说的很棒,奖励你一块糖。”

“谢谢老...榊诚大哥哥!”

看着二人浓浓师生情的氛围....

黑岩辰次觉得胸口就像被人塞了一斤秤砣般,沉甸甸的说不出话来。

他想骂娘。

可曰语中没有那句经典的国骂。

所以他骂不出来....

“证据啊!”

身为三个臭皮匠中,勉强能称得上卧龙的川岛英夫,此刻瞪了一眼不争气的黑岩辰次,发出了最后的质疑:

“说这些有用没用的,我们要的是证据!”

“否则你就定不了罪!”

“唔....”

榊诚手抵住下巴,想了想。

他还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不出意外的话,对方应该已经处理掉了针筒....

至于指纹嘛....

他不能确定对方作案时有没有戴手套。

如果戴了,自己又发出了质疑,很可能会使得刚才施加的心理压力前功尽弃,让对方恢复信心,更加的守口如瓶。

当初在面对心理医生上川南夫的时候,他就失败过一次。

对方是个老手,专攻心理学,知道怎么反制心理暗示手段很正常....

但黑岩辰次三人不知道。

既然这样,就必须要找出他们一定会忽略的点....

榊诚的目光,从三人的头顶,游荡到了脚底。

呵呵呵....

“黑岩村长,你们昨天作案时穿的鞋子....”

榊诚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应该还放在家里。”

“上面沾着的泥土,你们有没有处理掉呢?”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