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藤原大宙(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 藤原大宙(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新宿区与米花町的交界地带,有一间漫画CD租赁屋。

曰本人对版权有着极为深刻的认知。

他们的东西极少会有盗版。

动画、电影之类的东西,他们就算不买,也会选择去租正版光碟。

入夜之后,漫画租赁屋的生意冷清,只有寥寥几位客人在选择光碟。

后面的房间内,藤原大宙将腿翘在桌上,拿着一本七龙珠看的津津有味。

这是他最喜欢来的地方。

每隔几天都要给自己腾出一个晚上来漫画店放松。

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这个喜好。

吱呀...

一个中年男人提着小箱子,走进了房间。

藤原大宙抬头瞟了一眼,然后继续看漫画:

“是堂岛啊...”

“你不跟着阿久津信一郎,跑到我这里来,不怕他怀疑你?”

“怎么戴上眼镜了?”

身材魁梧,相貌普通,戴着一副眼镜的堂岛清,表面上是阿久津信一郎身边的若头辅助。

实际上,他却是藤原大宙按插在阿久津身边的内鬼,专门负责刺探阿久津那边的情报。

一般来说,堂岛清很少会主动出面与藤原大宙接触,就是怕阿久津生疑。

可今天....

“没事的藤原大哥。”

堂岛清将箱子放到角落里,说道:

“今天晚上阿久津没空管我。”

“榊诚去了他的赌场。”

桌上抖动的右腿忽然一顿。

漫画书后,藤原大宙露出半个脑袋,目光有些诧异:

“榊诚去赌场干什么?”

“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对于榊诚的这一举动...

藤原大宙十分不解。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阿久津对榊诚心怀不轨。

这种情况还敢去敌人的老巢,不是找死吗!

“我离开的时候...”

堂岛清松了松领带,坐进了沙发里:

“榊诚已经赢了一亿曰元。”

“他是去找茬的。”

身子猛然坐直,藤原大宙瞳孔一缩:

“不好....”

“阿久津今晚怕是凶多吉少了....”

藤原大宙今年47岁了。

他跟阿久津信一郎不一样,是靠自己的谋略和算计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听到榊诚主动上门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阿久津派出杀手的事情暴露,高山越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在这个节骨眼上,

榊诚突然不顾安危出现,公然挑衅阿久津....

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

藤原大宙两眼微眯。

这是一场针对阿久津信一郎的...

杀局!

他夺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

此时的阿久津信一郎,很是激动。

他将菊御锻小心翼翼的放回长匣,喉结鼓动:

“咱们玩...梭哈?”

“可以。”

榊诚颔首点头。

梭哈,又名沙蟹、谷啤、港式五张。

周润发饰演的电影赌神里,玩得就是梭哈。

规则也很简单,开局每人先发一张暗牌,然后再发四张明牌,最后比大小。

见榊诚同意,阿久津心里乐开了花。

这里可是他的主场。

他被称为王鬼,靠的可不是运气....

“为了公平起见,就由你来选发牌人。”

阿久津信一郎很大方的说道。

为了防止榊诚事后赖账。

他要让榊诚输的心服口服。

一点把柄也不能留下。

榊诚扭头四顾,打算寻找一位发牌员。

可是...

他看向谁,谁就会脸色一变,惧怕的向后直缩。

烫手的山芋,谁也不敢接。

这是上新组的家事。

榊诚倒也不挑剔,一指刚才与他对赌的荷官:

“就他好了。”

那荷官嘴角一垮,脸色难看的跟活吞了只苍蝇一般。

大哥...

咱不能光欺负老实人啊!

你究竟看上我哪点儿了...

我改还不成嘛....

“好,津田,你过来发牌。”

阿久津才不管荷官怎么想的,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菊御锻。

只要拿到了菊御锻,他就是名正言顺的上新组组长。

到时候....

走上人生巅峰,地位、名誉唾手可得!

颓丧的如同一只丢了魂的老母鸡,被叫做津田的荷官走到桌旁,拆开了一副新牌。

赌场中,拆开的牌绝不会用第二次。

哗...哗...哗...

他开始了洗牌。

宾客们群情激动,这种场面可不多见。

一边是被称作赌界王鬼的阿久津信一郎,一边是当下如日中天的大明星榊诚。

今天不管谁胜谁负,都势必会在赌界引起滔天巨浪。

“阿久津大哥....”

一个小弟拿着电话走了过来:

“藤原大哥的电话。”

阿久津眉梢一挑,当着众人的面接过电话:

“藤原?”

“什么事找我?”

电话里,藤原大宙略显焦急的声音传来:

“你现在赶紧去跟组长赔罪!”

“不然....”

“赔罪?”

阿久津嘴角拉起一抹冷笑:

“我为什么要向那老东西陪罪?”

“要不是我这些年给组里赚了钱,上新组能有今天这个地位?”

因为菊御锻就在眼前,阿久津认为大势已定,这些年压抑的怒火统统爆发了出来:

“我给上新组当牛做马,任劳任怨,结果呢?”

“他竟然要让一个外人接手上新组!”

“藤原,你不寒心吗?”

藤原大宙顿时语噎。

过了好半晌,他才说道:

“我是组长一手提拔起来的,感念他的恩德。”

“你也是一样,如果不是组长,你能有今天吗?!”

“做人不能忘本啊!”

“我从来没有忘本过。”

听着藤原大宙的咆哮,阿久津信一郎忽然冷静了下来:

“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动手,就是因为高山越对我有恩。”

“我在等他将组长的位置传给我。”

“但很显然....”

“高山越老了。”

森然的语气,让藤原大宙心渐渐沉入了谷底。

“他老糊涂了,上新组在他手中,只会走下坡路。”

阿久津没有压制音量,似乎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把自己的心意公诸于众:

“等我当上了组长,绝不会跟他一样....”

“嫉贤妒能!”

咔!

电话陡然挂断。

藤原大宙愣了好一会儿,才默默的放下电话。

阿久津完了。

他现在只希望,高山越能念在往日的情义上,放阿久津一条生路。

因为他跟阿久津信一郎的处境,一模一样。

丢掉电话之后,阿久津信一郎打了个响指,对荷官吩咐道:

“发牌。”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