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银发女人(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银发女人(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游戏厅外,一间黑暗的会所矗立在街边,与周围客来客往,热闹非凡的歌舞伎厅形成了鲜明对比。

晚上是生意最火爆的时候,没有特殊情况,不会有人傻到暂停营业。

会所内部,数不清的黑道成员,持枪站立,一言不发的看向中间腰别肋差,端坐着望向窗外的白发老人。

几乎凝结的肃杀之意,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晚上8:30

“出来了出来了!”

石川秀情绪有些激动,开始了实况转播:

“他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打开了车门。”

“咦?”

“他怎么把菊御锻扔了?!”

“不怕丢了吗?!”

出租车逐渐远离,高山越脸色淡然的看着那被放置在街头,无人可津的长匣....

幽幽地叹了口气。

“唉....”

“派人下去,把菊御锻拿上来。”

“他已经知道咱们的计划了。”

榊诚的举动,无疑是在告诉他们,计划已经暴露。

那放在地上的长匣,就是最好的证明。

甚至....

在计划还没开始之前,榊诚就已经料到,高山越会如何做了。

如果榊诚没能成功杀死阿久津信一郎,那他就要死。

他一旦死了,高山越就有充足的理由杀进娱乐厅,除掉叛徒。

也就是说,今晚不管谁胜谁负,阿久津信一郎都要死。

而阿久津信一郎看破了这一点,才会孤注一掷,想要赢下第三局,让榊诚拿着菊御锻出去,向高山越请罪。

如此,尚有一线生机。

可结局嘛....

榊诚完好无损的样子,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口中那句顺水人情,指得就是今晚。

石川秀还没有反应过来:

“咱们怎么暴露的?”

“不是暴露....”

虽然成为了赢家,但高山越的脸色却并不怎么好看:

“榊诚从一开始,就知道咱们会利用他设下今晚的杀局。”

“但他依然来了....”

“此人,不是等闲之辈啊...”

石川秀眼睛一转,笑着说:

“反正计划没出错就好了,咱们现在怎么办?”

“派人去接管赌场。”

高山越略作踌躇:

“让麻生广义暂代若头的位置。”

“在他身边安插几个眼线。”

“盯着他一举一动。”

今天的事情来的比较突然,高山越也是临时起意。

在他原本的计划中,阿久津信一郎应该是琴酒派人杀死,然后他坐享其成。

可偏偏....

阿久津信一郎好死不死的派出了杀手,激怒了榊诚,才导致了今日之祸。

高山越也只好顺水推舟,先除掉阿久津信一郎了。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他要杀鸡儆猴。

阿久津一死,其他的几位若头,想必都会如惊弓之鸟,心有余悸。

届时,他高山越会重新整合上新组,向黑衣组织发难。

叮铃铃!

高山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一看:藤原大宙。

速度还真是快啊...

“喂?”

“藤原,找老朽什么事?”

藤原大宙躺在地板上,左手捂住脖颈,温热的鲜血自指间汩汩流出,踢哒着双腿,身体震颤。

他知道自己今晚必死无疑。

失血太多,回天乏术。

挣扎着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就是想告诉高山越...

上新组中有内鬼。

可脖颈被人划破,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吭吭哧哧的,不停用手指敲击话筒。

直到....

一只纤细的手掌,拿过了他手中的电话。

堂岛清撕下了面具,一头如银河般的长发披散而下,她是那么的美丽,美丽的就如天上清冷冰寒的仙子般,对凡人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她捏了几下嗓子,口中竟传出了藤原大宙的声音:

“高山组长,我有些事想跟你说。”

“电话里不方便,咱们见面谈如何?”

“是,是,那我一定准时拜访....”

这一刻,藤原大宙的心,凉了。

他两眼无神的望着女人,丝毫不觉得她美貌,反而认为她如蛇蝎一般让人恐惧。

就像坠入无尽深渊般,意识越行越远....

手掌垂进血泊中,生命就如希望之火般,湮灭消散。

银发女人看也不看尸体,坐到桌前,从箱子里拿出镜子、许多化妆用品、以及....

肤色硅胶。

好似画皮中,吞吃人心的妖魔一样,枯黄的灯光下,她拿着眉笔,在硅胶上涂涂抹抹。

很快,藤原大宙模样的套头面具就诞生了。

她将头发盘起,把硅胶贴合面部,再一次进行修改。

半个小时后....

藤原大宙出现在了镜子中。

她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又有些不满意藤原大宙的长相,眉头不时蹙起又不时舒展,纠结无比。

不过很快,她就放下心结,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漫画租赁屋内,等候的小弟同时鞠躬,齐声叫道:

“藤原大哥!”

.................

“师傅,麻烦你快一点。”

榊诚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九点钟了。

跟预订的8:30,晚了足足半个小时。

毛利一家人请自己吃饭的餐厅,就在新宿,距离车站也不算太远,只有7公里。

在他精准的时间演算中,车站到餐厅应该只需要15分钟就能赶到。

可是....

谁能想到前边发生追尾了啊!

交通课暂时封锁了路口,警灯闪烁,导致车流瞬间拥堵无比。

出租车司机是个年过70,戴着老花镜的老爷子。

指望他超车显然不太现实....

“客人,你也看到了,前方封路了。”

“这样吧,我换条路走...”

在榊诚惊恐的目光下,老爷子颤巍巍的从储物箱中拿出了一张....

东京都地图。

感情你不认识路啊?!

榊诚头皮一麻,嘴巴苦涩。

可他又不好朝一个老爷子抱怨什么。

只是对曰本的现状感到悲观。

什么社会,才会逼的一个本该退休,颐养天年的老人开出租车赚钱呢?

看到这种情况,榊诚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多多赚钱的念头。

结婚之后,奶粉、月嫂、日常开销、旅游、备用资金等等一系列要用到钱的地方太多了....

他可不想七老八十了还出去打工。

自从麻仓宣明案之后,榊诚虽然赚了不少钱,但他一点都没有挥霍的想法。

全都攒了起来。

给将来做打算。

他是个眼光长远的男人。

就在他浮想联翩的时候,一位交通课的女警,走过来敲了敲车窗。

“您好,我们预计还需要二十分钟才能清理完街道....”

宫本由美说。

老司机点了点头,回头说道:

“客人,我们还....客人?”

“人呢?!”

后座上,榊诚的影子早已不见,只有一张5000元的纸钞静静的躺在那里。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