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可以越狱啊!(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可以越狱啊!(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在警犬的不懈努力下,安放在东都环状线上的5颗炸弹已经全部拆除。

数千名乘客被解救,全都要得益于来自工藤新一的电话。

只有内部人员才知道,真正找出炸弹的人是谁。

接下来...

自然是抓犯人环节了。

目暮十三与白鸟任三郎分头行动,目暮十三与毛利小五郎负责从早年的案件着手,白鸟任三郎则是来到了监狱,提审鹤田真司。

作为枪火走私案中的关键人物,鹤田真司并没有展露出与之相配的操守。

一碗豪华猪排饭+香烟,就把他的“忠贞不渝”的嘴巴给撬开了。

这让白鸟任三郎感到很欣慰。

说明鹤田真司还没有到罪大恶极的地步。

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饭也吃了烟也抽了,现在你应该招供了吧!”

一张白纸拍到桌上,白鸟任三郎说道。

“你们想知道什么?”

闪烁寒光的镣铐上方,一颗红点忽明忽暗。

鹤田真司抽着烟,神情惬意。

“当然是上新组贩卖塑胶炸弹的事情!”

“我刚才就说过了...”

鹤田真司摇了摇头:

“上新组没有贩卖过塑胶炸弹。”

“我们是黑道。”

“不是恐怖分子。”

“可你们走私枪支!”

白鸟任三郎眼睛微眯:

“麻仓宣明手中的枪支,就是你们上新组提供的。”

“有了这个先例...卖炸弹也不是不可能。”

“别开玩笑了阿sir。”

鹤田真司摊摊手,语气有些无奈:

“我们上新组虽然走私枪支,可都是拿来自己用...”

“从来没有卖给外人过啊!”

“至于麻仓宣明,他之前帮助我们运输军火,相当于老熟人了,所以我们才会友情赠送他一支枪。”

一旁做记录的小警官奋笔疾书,将二人的对话全都记了下来。

“你们要那么多枪做甚?”

经过思考,白鸟任三郎决定换一个方向审问:

“只是自保的话,根本用不着上千把枪...”

“拜托...”

鹤田真司揉了揉眼,忍不住说道:

“黑帮内部也有争斗啊!”

“大家要抢地盘,难不成赤膊上阵靠曰本刀厮杀?”

“阿sir,时代不同了....”

食指中指并拢,大拇指竖起,他比了个枪的手势,神情戏谑:

“哪里还有人玩决斗啊!”

“现在我们都靠这个吃饭。”

砰!

白鸟任三郎重重的拍击桌子,怒道:

“别在这儿油嘴滑舌!”

“这里是监狱!”

“你的地盘,你说了算咯...”

撇了撇嘴,鹤田真司向后一靠,颇有些无赖。

他现在酒足饭饱,心情愉悦,还有什么好怕的?

“你的老大,阿久津信一郎,7天前死了。”

“什么?!”

鹤田真司猛然坐直了身子,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阿久津大哥怎么死的?!”

“据说是心脏病发引起的心源性猝死。”

“据说?”

鹤田真司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白鸟任三郎的鼻子骂道:

“你们可是警察啊!”

“我大哥死了,你们就敷衍了事?!”

“还有没有王法了!”

“现在知道讲王法了?”

冷笑一声,白鸟任三郎抢回了主导权:

“想想刚才你是怎么说的?”

“警方也想插手,可上新组不让啊!”

“黑道内部争斗,只有黑道能管...”

仿佛被人抽干了一般,鹤田真司跌坐进椅子,黯然神伤:

“阿久津大哥...”

“你答应给我的500万还没到账呢...”

“不能死啊...”

嚓!

火光亮起,不知何时...

白鸟任三郎已经走到了他的背后,给他点上一支香烟,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监狱内,警察安慰犯人,好一幅恩恩爱爱的绘卷。

受到安慰,鹤田真司放下了戒备。

他心里很清楚,阿久津信一郎不可能是因为心脏病猝死的。

一定是上新组内部发生了巨变。

可这些事他被关在监狱里,全都不知道。

说不定现在...

外面已经变天了。

那他出狱后能去哪儿呢?

作为阿久津信一郎的心腹,上新组还会收留他吗?

“来做警方的污点证人吧。”

白鸟任三郎略带蛊惑之意的魔音,穿越了他的耳膜:

“这样我们可以给你被保释的机会。”

“只要能帮助警方立下大功,你的罪名也能一笔勾销...”

“不行!”

一个激灵,鹤田真司回过神来,坚决的说道:

“我不能背叛上新组!”

“可上新组背叛了你啊。”

白鸟任三郎冷笑着说:

“从你入狱到现在,也有半个月了吧。”

“除了家人,上新组派人来看过你吗?”

“他们早就不要你了!”

一直年迈的跑不动了的老犬,主人会留着他,全都是因为往日的情分。

可鹤田真司的利用价值已经枯竭,他接下来要面临的是为期15之久的牢狱之灾,因犯罪情节严重,不准假释和减刑。

他今年32岁。

十五年之后47岁。

一位即将年过半百的老人,回到脱节已久的社会中,还有活路吗?

原本,鹤田真司将希望寄托在阿久津信一郎身上,可现在....

他还能指望谁?

其实...

他只是被遗忘了。

高山越等人最近忙着接收阿久津信一郎生前的势力,谁顾得上他啊!

但他不这么觉得。

人一旦产生了疑心,恐惧、忌惮将会如撒旦之手般,萦绕而来。

忘不掉,也挥不去。

“你们...”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上满是冷汗。

短短几分钟时间内,鹤田真司心里跌宕起伏,做出了最终决定:

“你们想让我干什么?”

“很简单。”

见事情终于有了突破口,白鸟任三郎眼睛一亮:

“我们会找借口,让你的家人将你保释出去。”

“然后你要以卧底的身份,回到上新组,为警方刺探情报。”

“而我,白鸟任三郎,就做你的上线。”

“不可能。”

鹤田真司犹豫着说:

“我曾经是阿久津大哥的手下。”

“他死了,上新组再无我的容身之所。”

“我已经...”

“回不去了。”

这倒是个问题。

白鸟任三郎凝眉思索,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有了!”

“你可以越狱啊!”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