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二百零一章 病入膏肓的设计师(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零一章 病入膏肓的设计师(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犯人就是你!”

原本空旷的展列室内,中央空调徐徐送出暖风,保证室内的温煦如春。

打开了免提的手机放置在玻璃展台上,所有人都能听到工藤新一的声音。

可刚才的犯罪宣言,却不是从手机中发出的,而是....

大名鼎鼎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他,松了松领带。

冷笑一声,抬手。

“白鸟任三郎,你就是真正的犯人!”

“纳尼?!!”

因为太过激动,目暮十三声音都有些扭曲了,他震惊不已的看着毛利小五郎,骇然道:

“毛利老弟,你你你...你不要信口胡说啊!”

“我没有心口胡说。”

“这是经过缜密的推理后,得出的最终结论!”

毛利小五郎双手插兜,开始在展列室内渡步:

“白鸟警部说过,他以前一直非常尊敬森谷教授的父亲,森谷元景。”

“所以对森谷远景的死抱有怀疑。”

“而森谷教授在他父亲死后,忽然间声名大噪,于是白鸟警部就将怀疑转移到了森谷教授的身上!”

“他甚至认为,15年前的那场大火,就是森谷教授引起的!”

毛利小五郎一步一步,将满脸懵逼的白鸟任三郎逼入了角落:

“你对森谷父亲的憧憬心,变成了对他儿子的报复!”

“等一下啊毛利老弟!”

完全被弄糊涂的目暮十三冲上前,拦住了毛利小五郎:

“白鸟警部怎么会作案呢!”

“他可是警察啊!”

“正因为他是警察....”

毛利小五郎露出不屑的笑容:

“他才能瞒天过海,犯下如此滔天罪行!”

“不然为何犯人打电话来的时候,他都正好不在场呢?”

“新一,你的结论,是不是跟我一样?”

自信的笑容浮现在嘴角,他一抹头发,以睥睨群雄之资,准备迎接惊叹赞美之词。

多么完美的推理啊....

“完全不对。”

门外的柯南捂住脸,神情惆怅。

他是万万没想到啊...

几分钟不见,毛利小五郎的排除法功力竟再上一层楼。

白鸟任三郎是犯人...

亏你能想的出来啊!

人家可是根正苗红的警察!

“其实...”

“这一连串的案件,根本不是因为某个人对森谷教授心怀怨恨才犯下的罪行。”

“因为犯人....”

他抿了抿嘴:

“就是森谷教授自己!”

展列室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众人缓缓扭头,看向单手插兜、站在房间角落的森谷帝二...

就跟食物被抢走的土拨鼠一样,脸上满是茫然。

森谷帝二脸色阴沉,一言不发,似乎并没有替自己开脱的打算。

“等一下啊工藤老弟...”

协助榊诚找到炸弹的工藤新一,再次获得了被目暮十三称呼老弟的资格:

“这世界上哪会有设计师摧毁自己作品啊!”

“如果是正常人的话,肯定不会,但...”

牵着蝴蝶结的柯南模仿森谷帝二的语气,解答了众人的疑惑:

“经受过传统英式教育的森谷教授,曾经说过一句话...”

“现在很多年轻的设计师,都缺乏对美的认知!他们必须对自己的作品付出更为强烈的责任感!”

“30岁时的森谷教授,在设计界崭露头角之后,因为东都环状线桥梁的设计,获得了曰本建筑协会颁发的最佳新人奖。”

“恐怕从那个时候起,森谷教授就想要亲手毁掉一些自己以前设计的建筑了。”

这时,沉默的毛利小五郎忽然眼睛一眯。

要素察觉。

森谷帝二确实说过那句话没错。

但当时,工藤新一并不在场。

那他是怎么知道这句话的呢?

是有人告诉他,还是....

他亲耳听到的呢?

“大家请看墙上的相片。”

电话里的声音,吸引众人的目光朝墙上看去:

“黑川家、水岛家、安田家、隅田川大桥....”

“这些作品,无一例外,全都是森谷教授年轻时设计的作品。”

“而且森谷教授运用的,都属于古典的英式对称建筑风格,可唯独隅田川大桥,是不完全对称的建筑!”

“喂喂喂...”

这时,始终沉默的森谷帝二,吧嗒了一口烟斗,笑了起来:

“工藤大侦探,世事无常。”

“虽然我一直贯彻自己的信仰,但总会有意外发生的时候。”

“隅田川大桥确实不是对称建筑,可我又为什么要炸毁它呢?”

众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隅田川大桥,作为横贯海湾的桥梁,其重要意义非同小可,几乎可以作为半地标性建筑了。

它的设计师兼缔造者,森谷帝二,借此扬名海内外,因为不对称就要炸掉它?

别开玩笑了啊!

这简直比得不到所以要毁掉她还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除非心理变态,否则一般人干不出这事儿来。

“这是因为...”

“隅田川大桥违背了你森谷帝二长久坚持的美学!”

工藤新一十分严厉的喝道:

“作为你职业生涯中,唯一一座不对称式的建筑,它会让你蒙羞、让你日日夜夜、反反覆覆、食不能咽寝不能寐!”

“强迫症也是一种病,而你...”

“已经病入膏肓了!”

“哈哈哈!”

闻言,森谷帝二大笑两声,旋即脸色一沉:

“就算你说的对...”

“可那几起纵火案中被焚毁的建筑,都属于绝对对称!”

“它们可没有违背我的美学,我何必要烧掉它们?”

“只是作为掩护罢了...”

门外的柯南摇了摇头,叹道:

“身为隅田川大桥的设计师,你深知警方事后会找上门来,询问你关于案件的问题。”

“如果被他们发现,你设计的所有建筑中,只有隅田川大桥是非对称结构,会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所以你要掩人耳目,用火焰隐瞒真相!”

听到这句话,森谷帝二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不得不承认,工藤新一的推理能力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握紧兜里的起爆器,打算见势不妙,就破釜沉舟。

“柯南!”

“将森谷教授的作案工具拿出来!”

“是!”

躲在门外的柯南,立刻捧着一团假发和眼镜跑进房间。

看到假发和眼镜,森谷帝二再也不能维持淡定了,他后退一步:

“怎么可能!”

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将假发和眼镜都存放在金库里了。

那里有锁,没有密码和钥匙根本打不开!

柯南这样一个小孩子,是从哪儿爬进去的?

难不成他是老鼠?

“目暮警部,你们只要对眼镜进行指纹检测,就能破案了。”

柯南双手枕在脑后,笑嘻嘻的说:

“新一哥哥这么告诉我的。”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