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离奇的案件(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三十九章 离奇的案件(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来,坐下说。”

榊诚引导着春日真央,坐在了沙发上,鉴于她惊魂未定,决定先安抚对方的情绪:

“先喝点水。”

春日真央拿着水杯,小心翼翼的嘬了一口,鼻尖耸动,心情略略平复:

“谢谢...”

在她喝水的时候,榊诚注意到她的手臂、胸前、背部、大腿上都沾着不少血迹:

“这是怎么弄的?”

“我...我躲在沙发底下,血流了进来...”

回想案发当时,春日真央恐惧的颤抖:

“今天上午...我正在洗衣服,忽然听到撬门声...”

“走到门口,从猫眼向外一望,就看到两个面相凶恶的男子拿着工具,在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

“他们动作很快,我来不及报警,只能躲到沙发下面...”

聆听的时候,周围有警察在对她说的话进行记录,目暮十三几人则刻意远离,给对方腾出了空间,显得没有咄咄逼人。

“他们撬开门以后,就开始了行窃...”

春日真央抓着宽松的粉色睡衣,身体微微颤抖:

“屋子被翻的很乱,他们还骂骂咧咧的...”

“骂着骂着,他们就吵了起来,然后就是一声枪响,身体倒地的声音...”

“开枪的人清理房间后,就打碎窗户跳了出去...”

目光一闪,榊诚问道:

“他们都说了什么?”

也许是因为榊诚语气温柔,长得又挺帅的缘故,春日真央渐渐壮起了胆子,回忆着模仿犯人的语气:

【“马场,你确定做完这一单就收手?”

“咱们可是搭档无数次了啊!”

“呵...警视厅已经发布了通缉令,你不怕我还怕呢。”

马场芳郎冷笑道:

“咱们做的买卖,不能长久,该收手就收手。”

“你最好也赶紧抽身,省的引火烧身!”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

“上次咱们杀那富豪得来的钱,你什么时候分给我?”

马场芳郎暴躁的挥手:

“你还有脸说?”

“要不是因为你杀了他,咱们会被警视厅发现吗?!”

“钱你就别想要了,趁早死心吧!”

“你想黑吃黑?!”

“什么黑吃黑,这叫精神损失费,我跑路不要钱啊?”

“你TM找死!!!”

砰!】

听完这番叙述,榊诚看了眼躺在地上的马场芳郎,心中...

呸!

活该!

身为犯罪侧写师的他,很清楚道上最忌讳的事情——

黑吃黑。

根据经验,大部分内讧,都源自分赃不均。

抢了钱,就应该老老实实分赃嘛。

因为贪欲,把小命搭进去,值吗?

“警察先生...”

春日真央扯了扯榊诚的袖子:

“你们能尽快抓住犯人吗...”

“真央好怕...”

榊诚盯着春日真央,面无表情。

过了一会儿,春日真央松开了手,缩了缩脖子。

“放心。”

榊诚松了口气,笑着说:

“我们一定尽快破案。”

目光清澈、微表情正常、没有硝烟反应、叙述故事完整合理...

根据他的观察...

在口供方面,春日真央并没有嫌疑。

确定了这一点后,榊诚起身,开始在屋子里来回走动,检查细节。

阳台上,洗衣机正在工作,离心力将衣服快速甩干...

计时器上,还有最后10分钟。

扫了一遍阳台,发现上面挂着的都是女生衣物,榊诚没说什么,转身走进洗漱间。

不得不说,春日真央是一个很爱干净的女生。

一个人爱不爱干净,看洗漱台上的镜子就知道了。

如果镜子经常被擦拭,洗漱台上也没有污渍,那其他地方肯定也差不多。

因为如果洗漱的话,水是很容易飞溅的,这也就导致厕所需要经常清理打扫....

目光扫过洗漱台,榊诚转身向外走去...

忽然脚步一顿。

扭头...

洗漱台上,放着一蓝一红两个杯子,牙刷也是成对的。

眼睛,瞬间眯了起来:

“春日小姐,这间屋子,还有其他人居住吗?”

“有的。”

客厅里,春日真央回答道:

“我有一个哥哥,他叫春日狩人,跟我住在一起。”

“父母呢?”

“9年前因车祸去世了...”

榊诚走出厕所,再问:

“你哥哥现在在哪儿?”

“他...他出去旅游了...”

春日真央突然目光躲闪,说话也不流利了。

“去什么地方旅游了?”

榊诚目光开始变得严肃。

“北,北海道...”

“什么时间离开的?”

“今天早上...”

时间、线索、细节,在这一刻,好似一块拼图般,逐渐串联了起来。

榊诚笑了笑,扭头对目暮十三说:

“目暮警部,请调查这位春日狩人。”

“我认为,此案与他有关。”

看到榊诚嘴角的笑容,目暮十三就明白了。

他看那了一眼高木涉,高木涉立刻敬礼,快步跑出了屋子。

春日真央陡然紧张,小手紧抓衣服,眼中带着哀求,对榊诚说:

“警察先生...”

“我哥哥他...”

“不要怕。”

榊诚安慰她道:

“如果你哥哥是清白的,我们肯定不会冤枉他。”

但你恐怕要失望了...

榊诚在心中说道。

犯人,显然是极其了解周边环境的人。

死者马场芳郎,头朝大门,说明是被人从屋内射击腹部,导致的死亡。

枪支没有被找到,不难猜想是被犯人带走了。

而门锁被撬动,是因为马场芳郎来此的目的,为索要钱财,并不是偷窃。

至于为何房间里如此凌乱...

应该是伪造的现场证据,或者....

是马场芳郎为了寻找钱财而弄乱的。

想到这些,榊诚再次对案件进行重构:

应该是与春日狩人有合作关系的马场芳郎,在上一次作案之后,没有拿到属于自己的钱财,所以当场索要。

然后就发生了那一场对话。

最后谈判破裂,春日狩人掏枪杀死马场芳郎,清理现场痕迹,跃窗逃走...

等一下!

榊诚打了个激灵,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如果春日狩人本就住在这间屋子里的话...

他为什么要清理足迹和指纹?

莫非他并不居住在这里?

一时间,榊诚头大如斗,总感觉自己漏了什么很重要的信息。

他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最后推开卧室的大门...

一间完全是少女式装潢的屋子呈现在眼前。

布偶、纱帐、书架、琳琅满目的换衣间,堆砌着各式服装...

房间整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玫瑰香气。

床单上,还带着一些褶皱。

仔细检查之后...

没发现什么特殊的线索。

榊诚转身,推开另一间的卧室的门。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