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卖队友可不地道啊(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四十二章 卖队友可不地道啊(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榊诚老弟!”

“榊诚老弟你怎么了?!”

好似一柄螺丝刀插入脑部飞速旋转....

意识跌宕起伏,时而跃上山巅,时而跌落山谷,伴随着强烈的眩晕呕吐感,飘乎不定。

榊诚捂着脑袋,双目充满血丝,瞳孔放大,不停吸着冷气。

他...

感觉自己的大脑正在被人用电锯切割。

没经历过这种状况的目暮十三,一时间手足无措。

“救护车,救护车...”

佐藤美和子见势不妙,直接摸出了手机,打算呼叫救护车。

刚按了两下,手机就被人夺走了。

抬头一看,发现榊诚站在面前,眼睛赤红,目光凶恶瞪着她:

“不用叫救护车!”

“我没事了...”

自己什么情况,他是最清楚的了。

一旦呼叫救护车,能不能正常走出医院还两说呢。

“榊诚老弟,你刚才究竟怎么了?”

目暮十三咽了口唾沫。

刚才榊诚的样子,有些吓到他了。

他从没见过,一个人的脸,可以扭曲到那种程度,就像麻花一样。

“侧写后遗症而已。”

榊诚摇了摇头,将手机还给了佐藤美和子:

“我已经知道犯人是谁了。”

“真的?”

目暮十三身体一震,赶紧追问:

“犯人是谁?”

目光,看向了仓促惊慌的春日真央。

“是她?”

所有人脸色一变。

“是她,也不是她...”

榊诚抿了抿嘴,说道:

“真正的犯人,是春日狩人。”

“什么?!”

好似一道晴天霹雳,众人被雷了个焦糊,不敢置信的说:

“这怎么可能呢?”

“春日狩人不是死了吗?!”

“我哥哥他没死!”

春日真央叫道:

“他不会死的!”

“是啊...”

榊诚脸色阴沉的说:

“他确实没死。”

当众人听的云里雾里,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时候...

离开许久的高木涉冲进屋子:

“我查到了!”

“9年前,发生在群马县的坠崖车祸案中,死亡三人,分别是春日和也、春日葵、以及....”

“春日真央。”

榊诚轻声说。

“对对!”

高木涉惊讶的望着榊诚:

“榊诚先生怎么知道的?”

“我可是特地拜托由美调了当年的档案呢....”

这时,他发现众人的表情十分古怪微妙,就像...就像...

见了鬼一样。

顺着他们的目光,高木涉看到了一旁颔首低头,轻咬嘴唇的春日真央身上。

噗通!

“你你你....”

一屁股坐到地上,高木涉两腿发软,惊恐的指着春日真央。

高木涉之所以一眼能认出来,是因为....

时隔九年,春日真央的相貌,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咕嘟...”

静谧诡异的氛围,在众人之间扩散。

没有人敢开口说话,在他们眼中,面前的春日真央...

是阴魂不散的鬼。

榊诚,忽然感觉有人在扯他衣服。

“榊诚老弟,你会驱鬼不?”

目暮十三连连瞥向春日真央,小声说:

“虽然这技术太冷门了一点...”

“但你应该也会吧...”

“不会。”

榊诚翻了个白眼:

“我又不是道士和尚,咋会抓鬼?”

“再说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哪来的鬼?”

“咱们要做坚定的唯物主义斗士,什么妖魔鬼怪、什么魑魅魍魉,统统都要倒在红旗之下!”

“没鬼,没鬼她是谁...”

“春日真央啊。”

众人:“........”

刚才不都说了,春日真央早在9年前就死了吗?!

你不会吓的说胡话了吧!

亦或者...

你想讨好一波对方,然后趁机逃走?

卖队友可不地道啊....

榊诚当然不可能卖队友了。

可警视厅算队友吗?

是也不是。

“目暮警部,听说过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吗?”

“榊诚老弟是说...”

目暮十三一愣:

“多重人格?”

在医学上,多重人格也被称为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指一个个体身上存在两种或以上的不同身份或人格状态。

而且每个身份都有自己的特征、结构以及看待世界的方式,这些不同的身份会反复主导患者的身体。

“没错,春日真央...”

榊诚顿了顿:

“或者说春日狩人,他就是多重人格患者。”

“真正的春日真央,早在9年前就已经死了。”

“现在咱们看到的春日真央,只不过是他因悲痛而分裂出的第二人格。”

推了下墨镜,榊诚语气淡然,很是老道的说:

“根据科学研究表明,童年期的经历创伤,可能是导致多重人格的重要原因。”

“而每一个人格都是独立的,所以我说...”

“杀死马场芳郎的,不是春日真央,而是春日狩人。”

这些都是榊诚侧写得出的结果。

“可是...”

绞尽脑汁的理解现状之后,目暮十三疑惑的说:

“如果是春日狩人开枪杀死的犯人,我们为何没在他身上检测出硝烟反应呢?”

“关于这一点,春日真央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

榊诚带着众人走到阳台上,指着已经停止工作的洗衣机说:

“多重人格患者,在发病时通常会自行脑补事实,通过丰富的想象力,使一切变得合情合理。”

“我在询问的时候,春日真央曾说,马场芳郎进入屋子前,她正在洗衣服对不对?”

“这一点,就是她自行臆想出来的。”

“原来如此!”

目暮十三一拍圆滚滚的肚子,恍然大悟:

“真正洗衣服的是春日狩人,但春日真央却以为是她做的!”

“包括案发的时候,春日真央以为自己躲在沙发下目睹一切,可真正作案的人恰恰也是她自己!”

“没错。”

榊诚笑了笑:

“因为人格是独立的,所以他们会做自己的事。”

“这也是为什么,春日真央会说春日狩人与自己同住的原因。”

“登米刑警...”

回头叫来鉴识课的登米,榊诚问道:

“鉴识课,是不是在两根牙刷上,都检测出了同一人的指纹?”

“是的。”

登米刑警立刻点头。

除非经过数据库对比,否则鉴识课不可能知道,房子里残留的指纹是春日狩人留下的。

再说了,警视厅有没有指纹数据库还两说呢...

得到这个答案,目暮十三也有些回过味来了:

“可要是这么说的话...”

“在保安赶来的三分钟内,为何春日狩人还要清扫地面?”

“他不是在清扫地面。”

榊诚叹了口气,说: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