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本色出演的犯人(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本色出演的犯人(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侧写,大致可以分为两种。

一种是分析型浅度侧写,指通过观察对方的微表情、小动作来判断对方的心理状态,然后找出真相。

第二种,则是精神意识深度侧写,一般是侧写师通过犯人在案发现场遗留的细节,对自我进行催眠后,解读犯人的精神状态、做事习惯、身体特征、以及往年经历等等。

甚至于,一些连侧写师都会忽略的关键点,在进行深度侧写的时候,却能找出蛛丝马迹。

但....

深度侧写,是有可能产生移情的。

譬如,榊诚。

“我们都陷入了思维误区。”

阳台上,榊诚掏出烟盒,咬碎爆珠,点燃。

“什么误区?”

目暮十三问出了众人的疑惑。

感受口中弥漫开来的蓝莓香,脑部阵阵作痛,但很快,香烟就发挥了功效。

叼着烟,榊诚拍了两下洗衣机,打开盖子,从里面拿出了几件洗好的衣物:

“这栋房子,确实是春日狩人名下的无疑。”

“身为户主,他住在这儿合情合理,甚至...”

“他平日里,都是以春日真央的形象示人。”

“我说的没错吧,保安先生?”

人群后方的保安,神色复杂点点头:

“没错...”

“我在这儿工作,也有十几年了,每一家的户主都认识,春日小姐....”

“会经常给我们送些点心之类的东西,所以...所以...”

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众人都听不见他说了什么。

“所以你们在巡逻的时候,会有意的在春日真央家楼下逗留。”

榊诚替他补上了后面的话:

“而且你们每天巡逻的时间,都是固定的。”

“身为这里的户主,春日狩人对小区的情况可以说了如指掌,这里...”

“是他的主场。”

为何保安会在三分钟内赶到?

为何杀死马场芳郎的犯人对时间掌控的如此精准?

为何所有人都不怀疑春日真央就是犯人?

其实之前得到的细节,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

一些...

无意识中暴露的细节。

借助送点心,春日狩人得知了保安的巡逻时间,只要再卖卖惨,小区保安就会多多关照他家楼下,毕竟...

谁能拒绝一位会嘤嘤嘤的‘女生’呢?

“只要卡准时间,春日狩人与马场芳郎就能避过保安,成功进入202号室。”

榊诚将湿漉漉的衣服一角递给高木涉,与他合力摊开:

“你们看这件卫衣。”

黑色樱花图案的卫衣,m号,从大小来看,倒是跟春日真央的体型差不多...

“有什么奇怪的吗?”

高木涉好奇询问。

“在开枪之后,春日狩人便将衣服立刻脱下,放入洗衣机进行洗涤。”

榊诚吐了口烟,幽幽的说:

“所以你们没有在春日真央的睡衣上检测出硝烟反应。”

“真正携带硝烟粉尘的衣服,早就被洗衣机咕噜噜毁灭证据了...”

“春日狩人在保安听到枪响,赶到202号室所耗费的3分钟内,完成了集销毁、布局、烟雾弹等一系列动作!”

“只要把这几件衣服拿出去询问目击者,他们一定会回答,这就是犯人穿的衣服!”

每一个环节,都重重相扣。

随着侧写濒临结束,就连榊诚自己,都震惊了。

春日狩人就像一台机器,保安抵达的时间、自己多久能换好衣服、如何湮灭证据...

一切的一切,尽在他掌控之中。

怪不得,警视厅苦苦抓不到马场芳郎。

有他这样一位谋士在,马场芳郎只要自己不犯蠢,是不可能被抓住的。

“榊诚老弟,你的意思不会是....”

目暮十三骇然的望了一眼地板上被涂抹的痕迹,又看了看衣服带血的春日真央,眼睛缓缓睁大。

“没错。”

榊诚凝重道:

“地上被涂抹的痕迹,不是春日狩人要毁灭的证据,恰恰相反...”

“这是他躲到沙发下时,必然留下的铁证!”

现场检测出的脚印、指纹,确实是犯人的无疑。

但警方绝对不会想到,犯人与同伙策划了一起“我偷我自己家”这种蜜汁操作。

谁闲着没事偷自己家啊!

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

恰恰因为犯人的举动不合常理,榊诚和警方才在第一时间步入了误区。

说白了,就是被别人给带顺拐了。

至于为什么行为分析法对春日真央没用...

因为她真的不认为自己是犯人。

在她眼中,自己确确实实是个受害者,从头到尾,她都躲在沙发下目睹一切。

本色出演...

榊诚又怎么能看出她的破绽呢?

“额滴神啊...”

高木涉目瞪口呆:

“感情...这是一场请君入瓮啊!”

“高木老弟竟然变聪明了,真不容易啊...”

榊诚唏嘘且感慨的叹道:

“你说的没错。”

“这是一起彻头彻尾的高智商犯罪!”

“那...”

高木涉又迷惑了:

“凶器到底在哪儿?”

“我们找遍了周围,也没发现枪支啊!”

“难不成犯人会变魔术,让凶器凭空消失了?”

魔术...

榊诚嗤笑一声:

“哪来的什么魔术。”

“犯人只是利用了咱们的思维误区罢了!”

“真正的凶器...”

他一指沙发:

“就藏在沙发里!”

“只要目暮警部掀开沙发,真相即刻大白。”

没有犹豫,目暮十三立刻让鉴识课抬起沙发,登米刑警亲自动手,很快...

他就从沙发底部,抽出了一把手枪。

“登米!”

目暮十三愤怒了:

“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线索!”

鉴识课的警察,不禁低下脑袋,羞愧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是啊...

他们怎么会忽略这么重要的地方呢?

明明...明明其他地方都搜过了的...

可凶器就在眼皮底下!

“不用怪他们,目暮警部。”

极为难得的,榊诚开口替鉴识课辩解:

“犯人,精通心理学。”

“试问,如果换了你,在确定受害者不是犯人的前提下,会仔细搜查受害者藏身的地方吗?”

“这....”

目暮十三一愣,想了一会儿后...

长叹一声:

“不会。”

“恐怕我最多看一眼,然后搜查一下沙发顶部...”

“这又是为什么呢?”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