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我不是小丑...你才是(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四十四章 我不是小丑...你才是(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因为犯人,对咱们施加了心理暗示。”

榊诚紧绷着脸,语气严肃:

“虽然人具有主观能动性,能够有意识的思考问题、办事情,可....”

“人的思维,是很容易受到外界影响的。”

“譬如,当目暮警部你看到一个人从路边小店走出,抹抹嘴,还打了个饱嗝,对他身后的那家店,会产生什么印象呢?”

目暮十三双手抱怀,一番深思熟虑后说:

“他抹抹嘴,打了个饱嗝,说明吃饱了...”

“那家店,应该是家餐馆吧。”

“可你明明没有看到任何招牌、任何菜品、连服务生都没有...”

榊诚嘴角上扬:

“仅凭两个动作,你就做出了判断。”

“啊这....”

身躯一震,目暮十三反应过来了。

他犯了个很严重的错误。

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他竟然轻易的下了定论。

对于警察来说,这可是大忌讳!

“人啊,属于复杂的感情生物。”

榊诚颇有些惆怅的抽了口烟,目光萧瑟:

“听、嗅、形、触、味,人是靠五感来获取外界情报的。”

“五感接收了信息,回馈给大脑,大脑进行统合整理后,得出结论。”

“可若是获取的情报不足呢?”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榊诚靠在栏杆上,双眼炯炯有神,教学般的说道:

“这时候,大脑就会根据以往的思维习惯作出判断。”

“即便答案是错误的....你们愣着干嘛?”

“记下来啊!”

“要不我白说了?”

破案嘛,讲究一个有头有尾。

真相只有一个。

要想让别人信服,就得拿出足够的证据。

榊诚说这些,是在告诉众人原因,希望他们能吸取教训,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毕竟...

大家以后合作的机会还多着呢。

如果鉴识课给点力,在他动手前就把证据收集全了,这破案不就水到渠成,易如反掌了嘛!

现在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更美好的明天。

听到他这声呵斥,搜查一课的警员们,顿时手忙脚乱的拿出纸笔,开始飞速记录。

唰唰唰...

笔尖与纸张的阻力摩擦声不绝于耳,后面的保安和春日真央,不由自主的瞪圆了眼。

让他们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榊诚看起来职位不高,却只用一句话就能使唤其他人。

关键别人还一脸信服...

莫非...

他才是领导?

领导....

榊诚是不指望了。

要说以前,他可能还对警视厅抱有幻想,但...

自从高木涉告诉他,东京都一天至少20起杀人案后,这幻想就“噗”的一声,破灭了。

时间就像一张磨盘,榊诚在这头,案子在那头。

累闪了腰,跑断了腿,也追不上。

“我有一个问题!”

佐藤美和子举手:

“榊诚先生您是怎么知道,凶器藏在沙发下面的?”

“春日...小姐,麻烦你过来一下。”

榊诚对春日真央招了招手。

春日真央略作犹豫,有些畏惧的上前。

“你们看。”

按住她的肩膀,榊诚让她面朝阳光,指着她背上的血迹说:

“她是趴在沙发下面的,背上怎么会有血迹呢?”

“腹部,是所有哺乳动物最脆弱的地方,那里面有重要的器官,所以它们会四脚着地,这是天性。”

“人也不例外,当一个人惊慌害怕的时候,她一定会寻找能给予安全感的地方躲藏。”

“春日真央选择了沙发底,而趴伏动作可以在危险来临时快速逃走。”

“我明白了!”

佐藤美和子右手握拳,锤击左掌,小嘴微微张开:

“因为春日真央背部有血液,与她叙述时仓惶狼狈的形容不符!”

“所以榊诚先生你在知道她是凶手之后,立刻就判断出了凶器的位置!”

“佐藤警官好厉害!”

高木涉两眼放光,主动鼓掌。

榊诚...

嘴角一抽,很想告诉高木涉,舔狗是没有好下场的。

还没来得及说呢,周围的警察纷纷效仿高木涉,掌声四起,赞叹的声音久久不息...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

榊诚惊得一个后仰。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原来....

小丑竟是他自己吗?!

一只胖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扭头一看,只见目暮十三慨然的说道:

“不必惊讶,我都习惯了....”

然后,榊诚就在他微微一变的脸色中,举起了双手。

啪,啪...啪啪...

现在,小丑就只剩一个了。

“我不是凶手...”

背对众人的春日真央,忽然扭过头来,泪如雨下:

“我...我没有杀人...”

“十分抱歉,春日小姐。”

目暮十三严肃的说:

“根据我们警方掌握的线索,你就是犯人。”

“所以...”

“她不是犯人。”

榊诚打断了目暮十三的话:

“真正的犯人,是春日狩人。”

“不是春日真央。”

“啊?!”

目暮十三不可思议的叫了起来:

“他们不是一个人吗?”

“确切的说,是居住在一个身体里的不同人格。”

榊诚脸色凝重,不苟言笑,再三强调了起来:

“这一点很重要。”

“春日真央是无罪的,她确实是受害者。”

“春日狩人才是犯人。”

“这...”

目暮十三扭头,和中森银三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有些无奈。

不管是谁犯下的案子...

都得抓啊!

不可能说作案的不是春日真央,警察就放过她吧!

天底下没这个道理啊...

偏偏....

榊诚在某些问题上,执拗的很。

他死活也不承认,犯人是春日真央。

“唉...”

目暮十三拗不过他,只得叹了口气,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总不能结案收队吧!”

“春日真央也好,春日狩人也罢,肯定要抓一个啊....”

案子都破了,不抓犯人?

这要是被白马警视总监知道了,他这警部还当不当了?

“很简单。”

榊诚提了个折中的办法:

“只要我把春日狩人揪出来,不就可以了?”

“揪出来...”

目暮十三瞟了一眼春日真央,小心翼翼的问道:

“榊诚老弟你...”

“果然有紫金红葫芦吧?”

我还金箍棒呢,紫金红葫芦...

榊诚有些哭笑不得:

“不需要紫金红葫芦,我也能把春日狩人抓出来。”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