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保活(舵主加更下)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七十八章 保活(舵主加更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甲板上,黑色的油污很是滑脚,稍不留神,就要摔一屁墩。

腥湿的海风吹过,气温开始变低。

满脸褶子的松原祥一郎,笑眯眯问道:

“小栗先生,请问咱要送谁出海啊?”

“明码标价,成人200w,小孩100w,现金当面交易,不活不要钱!”

“.........”

不知为何。

榊诚...

忽然有一种在水产市场买菜的错觉。

他推了推墨镜:

“要是人死了,我送她出海干什么?”

松原祥一郎一拍大腿,说道:

“对啊!”

“所以我们保活!”

“只要是从我这儿走的客人,每人标配一件救生衣、三人一艘皮艇、信号发射器!”

他说的唾沫横飞:

“如果运气不好,碰上十级海浪,也能多增加点生存可能不是!”

“呵呵...”

榊诚忽然笑了起来。

松原祥一郎有些不明所以,问道:

“小栗先生何故发笑?”

“我说的有问题吗?”

“不是你说的有问题,而是你说的太好了啊...”

背着双手,榊诚饶有兴趣的望着松原健。

松原健毫不畏惧的回瞪。

夹板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僵硬无比。

松原祥一郎挡住榊诚的视线,奇怪的问道:

“我说的好也有错吗?”

“这世界上的任何事,都不可能尽善尽美。”

榊诚摇了摇头...

悠哉悠哉的从背后抽出mk23,开始为它旋装消音器。

金属摩擦的声音,仿佛死神拖地的镰刀,听得众人脸色一变。

谁也不知道...

榊诚掏枪干嘛。

松原祥一郎吓得后退两步,听出了对方口中深藏的杀意,干笑道:

“小栗先生您这是干嘛...”

“虽然我们生意不正经,但人可是正经人啊!”

打,是肯定打不过的。

对方十几号人,他们就俩人不说...

家伙也没对面多啊!

咔!

榊诚掏了枪,石川秀没有迟疑,立刻也拿出了枪。

他一拿枪,身后那小弟也抽出了家伙,纷纷对准松原父子。

至于为什么...

“榊诚先生,他们有问题?”

石川秀低声询问。

负责东京港生意的人,是藤原大宙。

他负责的是牛郎事务所,二者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

对于港口的事情,石川秀有些了解,但真正的内幕...

并不甚懂。

但是嘛...

榊诚,曾经接手过几起偷渡案,对其中内幕还算是了解。

这些笑眯眯的蛇头...

可没表面出的那么简单。

“石川桑,别看他们嘴上说的天花乱坠,可只要一出海,是生是死,不就是他们说了算吗?”

转好消音器,榊诚似笑非笑的抬起枪口,对准了松原祥一郎,开始立威:

“绝大部分蛇头,在出海之后,会敲诈勒索船上的客人,榨取他们的财物。”

“男的夺财,女的劫色拍照留念,不听话的直接丢下海喂鱼。”

“良心好的,劫财劫色之后,还会留对方一条活路,良心喂了狗的...”

榊诚森然冷笑:

“客人怕是连米国海岸线长什么样都看不到。”

“杀了人,往海里一丢,回来说一声遇上海浪,人掉水里没救起来,或者被海警抓了,谁能知道?”

听到这话,石川秀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他们虽然号称黑道,可不是真黑啊!

做事讲规矩,是最基本的原则。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交了保护费的商家,就算自家水管爆了也可以求助他们。

对人家好,人家才会心甘情愿的按时交钱对不对?

细水长流的道理,他们还是懂得。

为此,上新组始终贯彻规矩至上的理念,约束下家。

可偏偏...

有些人喜欢不守规矩。

“没,没有!”

松原祥一郎的脑袋,摇的跟骰子一样,坚决否认:

“我们很遵守规矩!”

“那你儿子手上的金表是怎么来的?”

榊诚发问了。

“买的啊...”

“花了多少钱?”

“100w...”

说话的时候,松原祥一郎咽了口唾沫,眼睛向左下方一瞥。

这无疑,是撒谎的征兆,不过...

榊诚并不是靠此推理出结论的。

他朝松原健招了招手。

在父亲的示意下,松原健不情不愿的上前。

一只手飞速探来,扭住了他的左手腕,关节传来的剧痛,让他呲牙咧嘴,却不肯发出一声痛叫。

仔细看过金表之后,榊诚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松开手,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任何一家售卖金表的店铺,都会根据客人的手腕粗细,调校表带,使其大小合适。”

“而你手上这块金表,松松垮垮,显然不是通过正规渠道得来的。”

“作为经常出海的渔夫,不合适的手表,会妨碍行动,可你竟然不闻不问...”

沉默许久的松原健,阴沉着一张脸,终于说话了:

“我买二手的不行吗?”

“行啊,当然行了。”

榊诚笑着说:

“可是....”

“你脚上的鞋子,擦拭的如此干净整洁,连裤脚都使用了虽好看却费时费力的单边卷,可见你对外貌有特殊的执着...”

“如此一来,你又怎会放任手表松松垮垮的呢?”

“所以我推断,你才获得这块表不久,短到没有给你调校的时间。”

松原父子的脸色很是难看。

这时,根据榊诚的提示,石川秀注意到...

松原祥一郎的袖子,是很随意的向上一撸,方便快捷。

而松原健...

确实与众不同。

长久混迹于海上的他,有这种习惯,大抵跟强迫症差不多了...

由此可见:

如果松原健的手表是通过正规渠道,哪怕是二手店购买的,他也会当场要求调校。

既然不是购买的...

金表从何而来?

“石川桑...”

榊诚转过头,对石川秀说:

“你听到了吧……”

老脸一红,石川秀羞愧的恨不能钻进地里去。

他...

是经过再三筛选,才选择的松原祥一郎,结果...

见面还没到20分钟呢,就被榊诚给揪住了小辫子。

如果真就这么把人交给了他们父子...

还不得被喂了鲨鱼?

他将来有何颜面,再见榊诚?

咔嚓!

保险板下,石川秀红着眼质问他们父子:

“说!”

“金表到底怎么来的!”

“不说实话,老子毙了你们!”

松原父子打了个寒颤,连忙坦白:

“这块金表,确实是我们从一位客人手上买的...”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