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岁月是把杀猪刀(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七十九章 岁月是把杀猪刀(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夜色渐深,寒意恍然兴盛。

被十几把枪指着,松原祥一郎哪里敢撒谎,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们,我们虽然求财,但从来没有害命过!”

“这块金表原价多少,我不知道,但...”

松原祥一郎梗着脖子说:

“我也给了那人20w啊!”

“原价至少上百万的金表,你花20w就能买到...”

榊诚不屑嗤鼻:

“这好事我咋遇不着呢?”

松原祥一郎:“........”

都怪他这个儿子!

自己千叮咛万嘱咐,告诫他干咱们这行,必须要低调、低调、再低调!

家里衬着上亿现金,他骄傲了吗?

还不是天天炸酱面配大蒜?

财不露白的道理,不用再教了吧。

他们暗地里是送人出海的蛇头,可明面上...

是遵纪守法的三好渔民啊!

开这么艘小破船,戴上百万的大金表?

没问题才怪了...

可他们...

确实没害命过。

充其量捞点黑钱...

“你们干这勾当,藤原大宙知道吗?”

石川秀眼睛一眯,问道。

“藤原大哥他...他...”

松原祥一郎缩了缩脖子,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下半句话。

从客人身上捞点黑钱,只要不是真的害命,这种事...

基本上是默许的...

大家都这么干,难不成他们还搞特殊啊!

海上油水多,虽不比地下赌场,但也是支柱产业,藤原大宙要是铁面无私...

他早被阿久津信一郎压下去了。

见对方这副模样,石川秀立刻明白了。

虽然大家是一个组、一条道上的人,但...

有所为,有所不为。

要挟客人,从他们身上赚钱,跟敲诈勒索有区别吗?

说到底,黑道也是在做生意,只有一些不入流的混混,才会敲诈勒索。

“榊诚先生,这件事,我会向组长禀报的。”

石川秀往海里啐了口唾沫,愤愤不平的说道。

“我看不妥。”

瞟了他一眼,榊诚淡淡的说:

“这件事,你确定高山组长不知道?”

“他身为上新组的组长,是怎么坐到这个位置上的?”

“石川桑,你可曾想过,为何你加入上新组十几年,当上若头之后,却只能管理牛郎事务所,接触不到其他生意?”

一连三个问题,石川秀...

愣住了。

上新组涉足的生意有很多,地面上的有牛郎会所、超市、地下赌场、漫画租赁店、偶像事务所等等...

海上的呢,则是捕鱼船、海港之类的。

其中,石川秀负责的,只有偶像事务所、几家牛郎会所罢了,剩下的生意...

都掌握在其他若头的手中。

他在上新组中的资历,算中规中矩,不高不低,但他...

辖下的生意,却是最少的。

很不合理。

当然,不能排除石川秀对牛郎和偶像的职业规划是大师级别的原因...

想当初,他提出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可是把榊诚好一顿震惊。

从那时起,石川秀在他心目中,就跟牛郎分不开了。

嗯...

这一看...

石川桑还是挺眉清目秀的。

想必...

当年的他,也曾叱诧牛郎界,让众多富婆爱的死去活来。

可岁月是把杀猪刀,让当年的帅小伙,逐步转变成了沧桑黑道大叔。

唯有那一腔热血,尚未平息。

“榊诚先生,您的意思是...”

不知道榊诚短短时间内,脑子就像小剧场似的走马观花闪过这么多念头的石川秀,发出了质疑的声音。

“石川桑不必放在心上。”

榊诚推了下墨镜:

“你现在挺好的,我猜...”

“大半夜的时候,你还会主持电台节目吧。”

“这你都知道?!”

石川秀脸色一变,看了眼身后的小弟,赶忙小声说:

“别到处宣扬啊!”

“我就是照着稿子念念台词罢了!”

“具体什么节目?”

榊诚饶有兴趣的问道:

“改天有空了,我也去听听。”

家里,恰好有一台闲置的收音机,放那儿也是浪费,还不如利用利用...

“fm78.4,tbs午夜知心栏目组,我算特邀嘉宾。”

挑了挑眉,石川秀颇有些自豪的竖起大拇指,得意洋洋的说:

“别看我是个黑道,但在业内我也算小有名气!”

“拯救了不知多少失足妇...呸,儿童呢!”

“但这事要是被我手下知道了,我好不容易积攒下的威严就荡然无存了!”

“放心放心...”

榊诚满口答应下来:

“我绝对守口如瓶!”

“那个....二位?”

这时,被十几把枪指着的松原祥一郎忐忑不安的说话了:

“咱还做不做生意了?”

“不做的话,我们就回去了啊...”

榊诚和石川秀二人突然展开的话题,让他们父子完全摸不着头脑,想插嘴又插不上...

仿佛滚进热油的春卷一般,倍受煎熬。

“走?”

脸色一垮,榊诚冷声道:

“谁让你们走了?”

“不是,大哥...”

松原祥一郎面红耳赤的叫道:

“你们又不是警察!”

“我们也没杀人啊!”

“既然不做生意,那我们还不能走了嘛...”

“别急。”

摩挲着银灰色的枪身,榊诚笑了笑:

“生意,当然是要做的,不过...”

“还有几个问题,我要仔细问清楚。”

“小栗先生您问吧。”

破罐子破摔,松原祥一郎算是看出来了...

今天榊诚他们不松口,自己父子,怕是走不出东京港。

“第一个问题,你们每次,会运输多少人出海?”

“看情况。”

松原祥一郎说:

“我们的货轮,能带很多人去米国,可也得有那么多客人不是!”

“货轮半个月出发一次,每次最少也得有几个吧...”

“这是一千万,我要包船。”

咚!

沉重的旅行袋,砸在了甲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敞开的拉链中,一叠叠面值不一的钞票很是晃眼。

松原父子对视一眼...

满脸堆笑,上前就要拿走旅行袋:

“没问题没问题...”

“只要钱到位,客人您想怎样都可以...”

“就是把货轮给您改装成迪厅夜总会也行!”

松原祥一郎刚刚抓住布把手,一只皮靴就踩住了袋子。

他茫然抬头,正见...

榊诚咧开大嘴,露出一口白花花的牙齿,皮笑肉不笑:

“钱....”

“想拿也可以,不过嘛...”

mk23的枪口,忽然对准了松原健。

砰!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