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让我开心你也会开心(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八十一章 让我开心你也会开心(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榊诚...

嘴角一抽。

他隐约记得...

石川秀的名下,除了牛郎会所之外,好像还有一间偶像培训机构来着?

好家伙...

你搁这儿进货来了啊!

果然是黑道。

“嗯,石川桑说的很有道理。”

榊诚严肃的点了点头:

“不过保护归保护,咱可不能强迫她们做不愿意做的事。”

“那肯定!”

石川秀义正言辞的说:

“只要不是脑子进了水...”

“这年头谁还不愿意当偶像了?”

榊诚:“........”

他,有些尴尬。

因为...

他就是那个脑子进了水的人。

不管是当初石川秀向他发出的邀请也好,还是后来各大电视台的追访也罢。

都被他无情的拒绝了。

自从发现了墨镜的奥妙,他再也没被人识破过身份。

墨镜——真乃神器也。

“不行!”

松原祥一郎叫了起来:

“我儿子必须跟着我!”

“松原先生。”

为了贯彻以人为本的理念,榊诚觉得有必要跟对方解释一下:

“按照江湖规矩,祸不及家人。”

“如果能一路顺顺利利,没有波折的抵达米国,我就会很开心。”

“我很开心,您的家人就会很安全,家人安全,您也会很开心,所以...”

抬了抬枪口,他笑着说:

“咱们这是双赢啊!”

“可如果...”

语气,伴随脸色陡然变得阴冷,森气十足:

“您敢对我家人出手的话,我保证...”

榊诚起身,来到松原祥一郎身旁,轻声说道:

“您和您的家人,都会生不如死。”

松原祥一郎打了个哆嗦。

他知道...

榊诚没有开玩笑。

拍了拍他的肩膀,榊诚放开了声音,笑道:

“懂了吗?”

“懂,懂了...”

顾不上擦掉汗水,松原祥一郎战战兢兢的点头。

“很好!”

榊诚一指身后的仓库:

“看见那座废弃仓库了吗?”

“看到了...”

“几天之后,我会主动联系你,告诉你该怎么做。”

说完,他忽然将手伸进旅行袋,从里面拿出了...

一把寒光闪烁的铡刀。

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榊诚将铡刀放到油桶之上,左手拿出一叠钞票,手起刀落!

嚓!

嚓!

海风之中,一叠叠钞票应声而断,好似飞舞的纸片,飘然而落。

所有人都傻了,呆呆的望着他。

在无数道复杂的目光中,榊诚的动作不带一丝迟疑,仿佛...

他本来就打算这么做。

钞票纷飞,有些落入了海中,随波逐流。

每铡断一叠钞票,榊诚都会将另一半扔进旅行袋,半晌之后...

噗通!

铡刀入海,匀速下降。

榊诚拉上旅行袋拉链,将袋子扔给了一位瞠目结舌的小弟,拍了拍手说:

“1000w现金,给你留下的都是右半张,拿到银行也换不回整钱。”

“想要剩下的左半张和儿子,就保证她安然无恙的抵达米国。”

将写有松原祥一郎个人情报的文件夹拿在手中,榊诚没有给松原祥一郎回答的机会:

“记住你刚才说的话,守口如瓶,对大家都好。”

“走了,不用送了!”

在石川秀和一众小弟的簇拥下...

榊诚阔步下了船,在黑暗中渐行渐远。

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远、不停回头的儿子,松原祥一郎...

心都凉了。

...................

“榊诚先生,您到底打算干什么?”

行驶的厢式货车中,石川秀忍不住好奇,问道:

“如果是关于琴酒他们...”

“您完全可以求助上新组啊!”

“石川桑莫非以为,上新组就是铁板一块吗?”

看着窗外,榊诚叼着烟,幽幽的说道:

“琴酒他们早就派人,渗透进上新组了啊....”

“如果您指的是麻生广义他们,大可放心。”

石川秀脸色凝重:

“他们完全处于掌控之中。”

“掌控?”

榊诚叹了口气:

“真正的危险,永远都是来自于身边。”

“麻生广义二人内鬼的身份,是琴酒告诉我的,可是...”

“上新组中的内鬼,真的只有麻生广义、今鸟恭介吗?”

石川秀一怔,有些疑惑:

“难道...”

“琴酒还安排了其他人进上新组?”

“我不知道。”

摇了摇头,榊诚一字一句的说:

“换位思考,如果是我的话,绝不会将自家的底细和盘托出。”

“退一万步讲,就算上新组内没有来自外界因素的干扰,也不是铁板一块。”

“阿久津信一郎死了,原先稳固的利益划分就要重新洗牌,他留下的地盘、店铺、生意,由谁接手?”

“其他的若头...石川桑你不心动吗?”

张了张嘴,石川秀刚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仔细考虑一番,他苦笑着摇头:

“我很心动。”

“贪婪,乃分裂的开始。”

榊诚严肃道:

“石川桑,听我一句劝,不要涉足这次的利益抢夺。”

“肉,已经丢了出来,恶狗们会一拥而上,咬的头破血流,但它们注意不到脖上的缰绳,完全被眼前的利益迷住了双眼。”

“要么,按兵不动,置身事外,要么握紧缰绳,静观其变。”

上新组,正处于动荡之中。

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

榊诚...

虽然没有跳脱五行,但他以旁观者的角度,发现了许多不一样的东西。

高山越,绝不是心慈手软之辈。

他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也是手中有最多底牌的人。

任何一位眼红争夺的若头,都会被他盯上。

现在的上新组,就像一座狗场,而高山越,便是手中拿着鞭子的主人。

他丢了一块肉进场地,狗儿们一拥而上,凶残的、贪婪的、蛮横的...

最后都将被彻底清扫。

高山越退位之时,留给自己的女儿的,一定是平平稳稳、雨过天晴的上新组。

只有那些听话的、不争不抢的狗儿,才能渡过这次危机。

作为朋友,榊诚不想看到石川秀成为利益的牺牲品。

所以...

他才会坦诚忠告。

石川秀沉默良久,缓缓说道:

“榊诚先生,依你之见,我现在该怎么做才好?”

“那要看石川桑对将来有何规划了。”

吐了口烟,榊诚淡淡的说:

“想要维持现状,颐养天年,就装作没看到。”

“若是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