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三百零一章 沼渊的线索(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零一章 沼渊的线索(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精致的礼盒中,装着几根泛青的香蕉,以及一捆褐色线香。

香蕉,在曰本代表感恩和思念,熏香、线香则代表健康。

远在他乡的子女们,往往会给家里送香蕉,以寄托思乡之情。

打开盒子后,妇女眼中流露出了怀念,仿佛在许久之前,有人曾送过她类似的物品。

“不知二位贵姓?”

“我姓中森,这位姓小栗。”

基德答道。

他们当然不会傻到暴露真实姓名,别说姓名了,脸都是假的。

妇女替他们斟上热茶,笑着说:

“两位从东京远道而来,特地替己一郎他探望我,真是辛苦你们了。”

“家里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只能请二位品尝自家做的小点心,请您见谅...”

“不敢不敢...”

基德连忙摆手:

“我最爱吃传统点心了!”

“想必...”

目光望着榊诚,妇女垂眸问道:

“二位跟我家己一郎,一定是很要好的朋友吧。”

“毕竟这么远还要来探望他的母亲...”

“嗯。”

这次,榊诚终于说话了:

“有过一面之缘。”

“您最近,有收到过他的消息吗?”

“没有...”

说完这句话后,妇女沉默了下去。

榊诚也不在发问,屋内变得寂静无声。

基德看看妇女,又看看榊诚,一时摸不着头脑。

端着茶杯,榊诚越喝越快。

他拈起一块仙贝放入嘴中,作为茶点,嘎崩嘎蹦嚼着。

半晌后...

他喝下最后一口茶,说:

“那我们就告辞了。”

“等一下!”

妇女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咬牙起身,快步走到一旁的柜子前,拿出了一个盒子。

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叠叠被塑料膜包裹的钞票。

见状,榊诚静静的说:

“您确定吗?”

“嗯。”

妇女将盒子朝榊诚和基德面前一推,目光坚定的说:

“这些钱,是己一郎这些年陆陆续续给我寄的。”

“一共是230w整。”

“我也知道,他杀了很多人...”

基德瞪大了眼:

“那您的意思是....”

没有直面回答他的问题,妇女低着头,布满皱纹的双手抱在一起:

“在己一郎小的时候,我就跟他的父亲离婚了。”

“他本来也不姓沼渊,因为我搬回了娘家,便改了姓氏。”

“迫于生活,我没能好好管教他,让他从小就在街上厮混,整日跟地痞流氓一起玩耍...”

这时,她注意到榊诚的茶杯已经没水了,赶紧端起茶壶,又给他倒了一杯。

榊诚...

没有阻止她的动作。

“因为缺少父爱,己一郎性情变得乖戾古怪,行事也越来越张扬...”

妇女咬了下嘴唇,好似倾诉苦水,又好似回忆过往一般,开口说道:

“那时候,正好我住在群马县老家的父母相继去世,我要一人打理这间店,没能注意到他的变化...”

“等我发现的时候,他已经长大成人,听不进我的劝说了。”

“他读不进去书,又整天在街上混日子,为了让他有份体面的工作,我便在二十年前,替他报名了驾校考试...”

身体微微颤抖,妇女想起了痛苦的过往,神情哀伤:

“可我没想到,他竟然...竟然...”

听得入迷,基德下意识的问道:

“他怎么了?”

“己一郎他...”

妇女深吸口气,继续说道:

“在某一天喝多了酒,泄了驾校一名教练车子的刹车油...”

“本来,这应该只是一场恶作剧的,可那名教练却因此出车祸丧了命。”

“因为害怕,他离开了家,独自一人前往了东京...”

“我以为他会改头换面,重新做人,结果他却彻底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点点头,榊诚掏出了烟盒:

“可以抽烟吗?”

“可以。”

妇女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烟灰缸放到桌上。

嚓!

点燃香烟后,榊诚抽了一口,说:

“二十年前,沼渊己一郎因恶作剧害死了一位驾校教练,这件事...”

“你当时并没有通知警方。”

如果妇女在20年前将这件事告诉了警方,那么沼渊己一郎毫无疑问是要坐牢的。

“我已经失去了丈夫和双亲,己一郎他是我唯一的孩子,也是我最后的亲人了...”

妇女惨然一笑:

“现在想来,我对当初的行为感到无比后悔。”

“后悔?”

基德奇怪的问道:

“母亲包庇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后悔呢?”

这也是榊诚想问的。

既然沼渊阿佐美20年前没有将事实说出来,又为何要在20年后的今天,突然坦白呢?

“己一郎是我的儿子。”

妇女抬起头,眼中带着泪花:

“他杀死的那些人,就不是其他人的儿子了吗?”

“20年来,我一直生活在煎熬中,想让他自首,可又找不到他,直到...”

“大半个月前,他忽然回来了。”

眼睛一眯,榊诚敏锐的察觉到...

抓住沼渊己一郎的关键,就在这里了!

“那天下着小雨,我看外面没人,就打算关店休息...”

妇女说:

“可还没等我关上遮板,己一郎他就踉踉跄跄的冲了进来。”

“这也是我隔了20年,第一次见到他。”

“见到他之后呢?”

基德迫不及待的询问,他也意识到,沼渊己一郎的踪迹已经暴露出来了。

“他当时很慌张,就像身后有人在追一样。”

袖子擦了擦眼角,妇女继续说道:

“他给我塞了一笔钱,说要带我离开大阪,我没有同意。”

“然后...他就告诉我,自己躲在山上的一栋小木屋里,让我定期给他送食物去...”

基德跟榊诚对视了一眼...

“什么木屋?”

“就是箕面山北腰的小木屋。”

妇女坦然道:

“知道这件事后,我就打算向警方揭发,可还没等我出门...”

“就有一位警察先生登门了。”

“警察?”

眉头一皱,榊诚觉得事情开始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

“你将沼渊己一郎藏身地点,告诉那位警察了?”

“嗯。”

妇女点点头:

“可是...”

“那位警察说他去的时候,己一郎已经逃走了。”

“您知不知道,那位警察的名字?”

妇女想了想说:

“我看到警察手册上写的好像是...”

“坂田佑介。”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