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三百零八章 胜负已分(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零八章 胜负已分(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谢谢,我不抽烟。”

议员乡司宗太郎家的客厅中,坂田佑介婉拒了榊诚的邀请。

“坂田先生喝酒吗?”

榊诚走到桌旁,拿起一瓶威士忌,吹了声口哨,对乡司宗太郎的珍藏表示了赞赏:

“bushmills,位于爱尔兰布什米尔酒庄产出的1970年单一麦芽威士忌!”

“这酒可少见的很....”

一边自言自语,榊诚一边从托盘中拿起矮胖的rock杯,拔开塞子,将琥珀色的酒液倒入其中:

“这酒啊,先是在雪莉桶和波本桶中熟成14年,然后转入全新米国橡木桶中继续熟成16年....”

轻晃杯子,杯中传来香草的甜腻和一些干蓝莓的味道...

榊诚仿佛能感受到这瓶酒在雪莉桶中熟成时沁入的芬芳....

让人陶醉。

“真想不到,乡司议员的喜好跟我一样。”

一手提着酒瓶,榊诚很不客气的大包大揽,瘫进沙发里,微抿一口,静静体会琥珀色液体滑过喉咙时,瞬间弥漫开来的芳香。

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这酒,我就不跟坂田先生分享了。”

在所有人木讷的注视下,榊诚提着酒瓶,一副小气鬼的模样。

“没事没事,我不喝酒的...”

坂田佑介根本摸不清对方的套路,拿着手帕擦了擦冷汗。

不管是经商,还是办案,最怕的事情是什么?

答:

看不清对手的想法。

从榊诚刚才喊他坐下开始,坂田佑介忽然发现...

他看不懂对方了。

如果说白天的时候,榊诚只是一个初来乍到,跟他们一起参观景点的普通人...

那么现在,榊诚就变成了一个...

放荡不羁的公子哥。

气质的突然转变,让坂田佑介很不适应。

“喂喂喂,你就直接喝吗?”

柯南瞪大了眼:

“不加块冰之类的?”

“纯饮,才能品尝到单一麦芽威士忌的真谛。”

榊诚举起杯子,目光透过琥珀色酒液,看向坂田佑介:

“像坂田先生这般不喝酒的曰本人,可真是少见呐...”

“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本有些不明所以的柯南和服部平次听到这句话,立刻闭紧嘴巴,一齐看向了坂田佑介。

他们知道,这是榊诚要出招的前奏...

“特殊原因?”

坂田佑介怔了一下,他不知道榊诚为什么问这个问题,莫非...

对方知道自己父亲车祸的事情了?

还是说,对方只是随口一问?

出发点不同,导致榊诚的目的也不同。

小心斟酌一番,坂田佑介说:

“算是吧...我对酒精过敏,所以不能喝。”

无懈可击的回答!

就好比大家喝酒前,你说自己吃了颗头孢一样,话题直接堵死,不给对方任何反驳的余地。

榊诚点了点头,垂眸品尝威士忌,不说话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几分钟后,坂田佑介忽然站了起来,朝大门走去。

这时,沉默许久的榊诚说道:

“我...”

“刚才去了一趟牧方市,拜访了沼渊己一郎的母亲。”

脚步一顿!

坂田佑介猛地回头,眼睛一转,问道:

“榊诚先生去那里干什么?”

笑了笑,榊诚没有正面回答他,反而问道:

“坂田先生做警察多久了?”

谈判,亦或者审讯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掌握话语权。

谁掌握了话语权,谁就拥有了主动权。

榊诚说的每一句话,不是在瓦解对手的心理防线,就是在为瓦解对手心理防线做准备。

态度的强势与否,会通过表情、动作、音调表现出来。

“...有5年了。”

坂田佑介回答道。

“5年了啊...”

翘起二郎腿,榊诚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唏嘘的舒了口气。

这一口气,让坂田佑介心中一紧。

有句话想必大家都听过:人会对未知事物感到恐惧。

但其实,这个结论并不十分正确。

造成恐惧的,不是未知事物本身,而是人们对于后果的不确定性。

因为人们有思想,所以人在接触一件事物的时候,大脑会思考后果。

拿鬼怪来举例:

有些人怕鬼,有些人不怕鬼。

怕鬼的人,是觉得鬼会伤害他们,是从小接触的电影、书籍、大人们的口口相传等等依据,从而在脑内塑造出了鬼怪的形象——它们危险,所以恐惧。

而不怕鬼的人呢?

以正常人来举例,除了性格使然外,是因为他们认为这世界上并没有鬼——没有危险,所以不怕。

然而科学实验证明,很多嘴上不怕鬼的人,在实验中看到‘鬼’的时候,通常也会害怕。

当‘鬼’扑上来,人们无非有三种反应:躲避、攻击、吓傻。

吓傻的就不谈了,没什么好说的。

躲避、攻击两种手段,看起来截然不同,可实际上,都是人们在对自己,进行保护。

综上所述...

恐惧的本质=自我保护。

坂田佑介不希望别人知道当年案件的内幕,榊诚的叹息,让他觉得事情脱离了掌控。

他不清楚榊诚这声叹息其中的深意,所以...

开始紧张、畏惧。

“榊诚先生问这些做什么?”

坂田佑介转过身,推了推眼镜。

抿了口威士忌,榊诚望着手中的酒瓶,淡淡的说:

“你为什么要当警察?”

“我...”

坂田佑介顿时语吔,心情开始惶恐。

他当警察的理由,自然是想找出当年事件的真相,可...

这个理由,不能说出来。

好似瓜熟蒂落般。

时机...

成熟了。

“我是该叫你坂田佑介,还是稻叶佑介呢?”

榊诚看了过来,目光沉寂如水,不泛丝毫涟漪。

“你....”

忍不住退后半步,坂田佑介满脸惊恐:

“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姓...姓...”

声音,越来越小,好似蚊蝇般,消失不见。

坂田佑介攥着拳头,说不出辩驳之词。

撒谎,也许可以瞒天过海,心存侥幸。

可...

那真的值得吗?

他所做的一切,难道不是为了替父亲洗清冤屈和报仇吗?

如果为此要亲口说出,他姓坂田,不姓稻叶的话...

岂不是为了一己之私,抛弃了初心?

他做不到。

见状...

柯南激动的小脸通红,朝服部平次挥了两下拳头。

胜负已分!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