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 第三百零九章 流泪的樱花标志(求票求订阅!!!)
听书 -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零九章 流泪的樱花标志(求票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坂田佑介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溃了。

一个个问题,直击灵魂深处,如战鼓齐鸣的万军丛中,敌将手持长兵,厉声发问:

来将者何人!

答:

“稻叶家长男,稻叶佑介。”

榊诚...

在拷问他的人性。

“太厉害了!”

柯南兴奋的直接蹦了起来,拉着服部平次说:

“你看懂了吗?”

“嗯...”

服部平次脸色极为严肃,作为见证者,他深知...

榊诚的从出招开始,说出的一系列问题有多么恐怖。

“喂喂喂...”

一旁,警局前辈们茫然道:

“你们在说什么?”

“坂田他...姓稻叶?”

“这都什么鬼啊!”

“笨蛋!”

服部平次瞥了他们一眼,解释道:

“20年前,坂田佑介的父亲因为酒驾出车祸去世了。”

“得知这一点的榊诚先生,起身倒酒,是为了勾起他心中的回忆!”

“没错!”

柯南重重点头:

“这是俄国诺贝尔金获得者、伊万·巴普洛夫于1925年提出的经典条件反射,也被称作巴普洛夫条件反射、制约效应!”

“通俗来讲,制约效应出现的原因是海马体中储存了过去发生的记忆,只要出现相关的线索,就会带来情绪上的回馈,包括但不限于恐惧、喜悦等等...”

“榊诚先生在知道当年发生的事件之后,问出坂田佑介不喝酒,从而判断他对酒有天生的厌恶,于是用酒来迫使坂田佑介回忆起自己的父亲!”

“嚯...”

榊诚诧异的看了柯南一眼:

“懂得不少嘛,连巴普洛夫都知道。”

“嘿嘿...”

被夸赞一句,柯南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

“在夏威夷学的...”

又是夏威夷...

榊诚眉梢一挑,心想:

柯南这小子...

在夏威夷都学了什么?

怎么感觉五花八门的,啥都沾点呢...

不过爱学习是好事,榊诚也挺爱学习的:

“许多焦虑症、忧郁症患者,因为过去的生活经验,有许多不愉快的记忆。”

“因此他们变得相当敏感,任何一点小刺激都可能引起他们强烈的情绪反应。”

“但在面对心理素质过硬的犯人时,光如此是不够的,所以我...”

“所以榊诚先生您又问坂田佑介,为什么不喝酒!”

一拍脑袋,中森银三(基德)恍然大悟:

“这是双保险!”

还没来得及含笑点头呢,那边服部平次又接上了:

“不仅如此,榊诚先生还出口询问坂田佑介当警察的时间、以及当警察的理由!”

“众所周知,警察是不能为了报仇而作案的,所以....”

“榊诚先生的目的,就是为了使坂田佑介回忆起做警察的初衷,产生心理冲突,饱受折磨!”

哎哎哎...

榊诚脸色一变。

话题好像长了两条腿,朝奇怪的方向撒腿狂奔了...

咋一开始好好的,越说越感觉自己手段残忍、罪大恶极了呢?

你们到底是在夸我还是骂我啊!

“嗯嗯!”

好似探讨案情一般,他们开始逐步剖析榊诚的破案经过:

柯南连连点头,根本没给榊诚插嘴的机会:

“心理冲突产生后,坂田佑介的心理状态已经濒临崩溃,这时候问他姓什么,与最初拿酒的举动遥相呼应,伏笔回收...”

“没一句废话,所有问题都剑指根源...”

“玛德,绝了!”

“厉害。”

“厉害啊...”

众人发出了赞叹的声音,双手抱怀,不停点头。

榊诚...

捂住了嘴巴。

有那么一丢丢怀疑人生。

话都是好话,可不知为何...

听起来有点刺耳。

也许,是因为他天生低调,不喜欢听人夸赞吧!

讨论完之后,服部平次对站在门口,瞠目结舌的坂田佑介说道:

“坂田...”

“长尾英敏、西口多代、野安和人以及冈崎澄江四人,都是你杀的吧。”

“呵...”

彻底崩溃的坂田佑介,知道大势已去,从兜里拿出一根钓鱼线丢在地上...

噗通!

他跪倒在地,说道:

“20年死去的那位魔鬼教官,确实是我的父亲没错...”

“他对开车向来要求严格,每次都对我母亲说,开车一定要先调整车内的后视镜...”

“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酒醉驾车!”

坂田佑介苦笑了一下,从怀里拿出警察手册,说道:

“所以我长大之后,选择当警察,就是为了调查父亲真正的死因。”

“真正知道真相,还是我去拜访沼渊己一郎的母亲时,亲口听到的。”

“就因为一场恶作剧...多么可笑的理由啊...”

“杀人罪的追诉期是15年,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只能代替法律,给予他们应得的惩罚了!”

砰!

服部平次拍桌而起,冲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咆哮道:

“别开玩笑了!!!”

“你可是曰本合法持有枪支的警务人员啊!!!”

“杀了人,你竟然以此为荣?!”

双臂发力,服部平次硬生生将坂田佑介拽起,痛心疾首的吼道:

“站起来,坂田!”

“你那本警察手册里的樱花标志都会流泪啊!!!”

如遭雷击,坂田佑介怔怔失神的看着他,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众人都沉默了。

谁也没想到坂田佑介竟然会犯下如此罪行。

与对方朝夕相处的他们,又怎么忍心让对方坠入深渊呢?

可...

为时已晚。

连杀四人的坂田佑介,注定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是啊...”

坂田佑介惨然一笑:

“连樱花标志都会为我流泪...”

忽然!

他推开服部平次,从背后抽出了左轮手枪,对准自己的脑袋:

“事到如今...”

“我只能以死谢罪了。”

“平次老弟,麻烦你替我转告本部长一声,坂田...不。”

“稻叶佑介,对不起他的器重!”

说完,食指微微发力,扳机开始向内移动。

“不要!!!”

服部平次急的双目圆睁,上前就想拉住他,然而...

来不及了。

砰!

子弹,伴随着飙射而出的鲜血,洒在了墙壁上。

枪口弥漫的硝烟尚未散尽。

坂田佑介脸色煞白,鲜血不断从手掌滴落。

mk23放到桌上,榊诚端起酒杯,窝进柔软沙发,眉眼低垂,轻声说:

“如果你还是个男人...”

“就给我勇敢的负起责任来!”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