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问修仙 > 第六意:拜师无门偿法器
听书 - 我问修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意:拜师无门偿法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好!”一苍老一粗狂的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向师弟你先选吧,师兄我不和你争。”那个苍老的声音说道。

“那我谢过秦师兄了。”粗狂的声音应道。

遮蔽我视线的金光消失了,我看到了十六个人影,但只有两个是清晰,一个是身穿暗金色道袍,看上去非常健壮的中年大汉,另一个则是穿着翠绿色道袍,仙风道骨,眉宇间带着一丝严厉感的长须老道。

大汉低下头,俯视着我们,说:“等很久了吧?”

我愣了一下,这是在对我们说吗?

站在我隔壁的向道忽然跪了下来,行了拜师之礼。

“师尊在上,徒儿参拜!”

向道这一拜让我懵了一下,怎么回事?为什么?难道说……他们早就认识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不恼怒呢,原来是‘内定‘的啊。”我暗道,忽然觉得心情很差,昨天我居然折服于他那淡定的风采,真是走眼了。

“他们两个不会也是……”

还好似乎不是内定的,但……现收的。

翠绿色道袍的那名老道一脸肃穆地看着宋竹兄妹,宋竹兄妹低着头,不敢看他,他的眼神太恐怖了,宋仙竹似乎被惹恼了,想抬头,却又低了下来。我在一旁看着,那个人的眼神比仙院里的先生要凶多了。

“我是天梯山六宗之一仙剑宗的宗主秦不语,你们兄妹要拜在我门下吗?”老道看了一会儿说道。

我看到宋成竹的眼神变了一下,然后他迅速压着宋仙竹的肩跪了下来,同时大喊:“师尊在上,徒儿参拜。”

“很好,起来吧。”秦不语说道,仿佛没看到仙竹眼中的不快。

他看完宋竹兄妹后,立刻有看向我,我顿时有种被危险盯上的感觉,身体瞬间紧绷起来,我现在明白,宋竹兄妹刚才为什么那样了,原来这个人眼神这么恐怖啊。

他看了我一会儿,抬起头对向道的师父说:“向师弟,这个孩子不适合我,你收下吧。”

向道的师父说:“秦师兄,我什么性子你们都是知道的,这是我第一次收徒,一个还可以,两个的话我真应付不了,怕是误人子弟,还是找其它的师兄弟们收吧。”

“向师弟!”忽然又一个声音响起,我抬头却看不到那个人,只能听到声音。

那个人愤怒地说:“你当时答应我们可不是这么说得,你要食言吗!?”

“我从不食言,徒弟我已经收了。”

“可你……”

“我当时就说过了,这是我第一次收徒,绝不多收。”

“两个还算多,你……”

“停下,你们都少说几句吧!平白让几位新弟子看笑话了。”那个开始说收徒的声音响起。

争吵顿时停止了。

我眼巴巴地看着他们,我从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我这个地灵根天才,居然没人肯收。青竹兄妹怜悯地看着我,那表情弄得我很不痛快。

“真是意料之外的发展,他们会怎么办呢?”我思考着,心里有些忐忑,这时我才感觉到将命运交付给别人的不好。

“他们应该不会放过我,好歹我也算是能够筑基的天才,问题是我会被谁收呢?”

这才是我担心的问题,我拜师无非就是为了找个靠山,让自己的日子过得舒服点,师父的素质怎样我无所谓,他能给我多少修仙资源也无所谓,只要他护短我就喜欢。

如果遇上个不护断,那也可以,只要他不逼我修炼,如果他是会逼我修炼的,那……我会考虑退学的。

时间在我思考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流逝着,转眼一刻钟过去了,居然还没有回应,我想找个人问问,但又不能站起来坏了礼数,只好四处张望,寻求帮助,结果发现这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带我进来那位贺龙师兄,刚才还以为站在边上的,结果发现都是我的臆想,那里根本没人。

“靠,居然连个问得人都没有,这下只能靠自己了。”我无奈啊!说是靠自己,其实就是消极地做好面对最坏结果的心理准备而已。

我那点小要求根本不能提出来,不然非被他们骂死不可,没有哪个师父会喜欢我这样不求上进的徒弟的。

“难不成他们已经知道了我的想法?”这还真是非常有可能的,毕竟仙人的法术深不可测,我那点小九九怎么可能瞒过,如果他们知道了的话……

我正要开始想这个可能时,回应终于来了。

“对不起了,穆瞳,经过商议我们……”

结果,我真的拜不成师了,因为现在没有合适的师父人选,宋竹兄妹的师父那人数已满,向道的师父人未满,却不愿再收徒,没办法,只好先委屈我了,但这委屈不是白受的,就算没有师父,我也是内定的门徒,享有比一般弟子好几倍的门徒待遇,不仅如此,为了补偿我,他们允许我进宗门库房挑一件法器。

法器……天哪,多美妙的字眼,我一个连仙都还没开始修的人居然就可以接触法器了,而且还是品质很不错的法器,不是那种随便的下品法器,天哪,当我听到这消息时,瞬间想起了贺龙勘天的那只一次性白鹤,法器,如果是法器的话,一定也有飞行类的吧,想到这兴奋地差点都要跳起来。

“法器,法器,法器!”

我很兴奋,拜师不成的郁闷瞬间一扫而空,我决定了。

然后,就这样向道和青竹兄妹和他们的师父去广场举行拜师大典,而我则跟贺龙师兄去宗门库房,拿法器。

这次我们靠走了,没有用飞鹤代步。

一路上,我问了贺龙师兄许多问题,贺龙师兄的耐心很好,都一一为我解答,当我要问炼气诀的问题时,库房到了。

“跟我来。”贺龙师兄推开门,门里是一个昏暗的房间。

一个鸡皮鹤发的浑身脏兮兮的老婆婆坐在黑暗中央,她抬起头,那面容在黑暗仿佛千年老妖,吓了我一跳。见到我们,她伸出枯槁的手指动了动,我顿时觉得腰上一热,连忙低头看去,发现刚刚得到的身份腰牌亮了起来。

“没见过身份牌,新晋的门徒?”

“是的,婆婆。”贺龙师兄说道,递上一张符纸:“这是我师父给您的。”

那个婆婆手一朝,符纸脱落贺龙师兄的手掌,自动飞到了她手上。

“哦,奖励新人啊,中品法器,手笔不小啊!”那个婆婆怪声怪气地说道。

房间突然一亮,这时我才看清了这里的构造,这是一个空荡荡的中等房间和我住的仙居差不多大小,房间三面,布满了中药柜一般的抽屉,每个抽屉上都刻着相似却又有点不同的奇异符文,看上去神神秘秘的。

婆婆转过身问我:“你……要什么样的法器?”

“飞行法器。”我想都不想说道。

站在我旁边的贺龙师兄似乎被惊到了。

“飞行法器。”婆婆那表情,仿佛是听到了最可笑的笑话。

“怎么了吗?”我问道。

“你一个炼气一层都不到的小子,要这种法器干嘛?”婆婆怪笑道:“又用不了,你不怕摔成肉饼啊。”

“没有适合我这个阶段的人用的吗?”我问道。

“没有!”婆婆很肯定地说。

飞行法器不行,好吧,现实真是爱打击人,本来还怀着一丝幻想的。

“你没看过‘法器索引’吗?”贺龙师兄问道。

我说:“没,还来不及看呢。”

“那怪不得。”

“师兄有什么推荐吗?”我问道,我除了飞行法器,再无其它想法,既然飞行法器不行,那……听别人的吧。

“要我推荐的话……婆婆仓库里还有芥子法器吗?”贺龙师兄问道。

芥子法器?我好奇地看着,这是我从未听过的字眼。

“中品的话,你们运气不错,今天刚刚收上来一个不错的。”

“贺龙师兄,什么是芥子法器啊?”我问道。

贺龙师兄回答:“芥子纳须弥,听说过吗?”

“这话耳熟,好像是……哦!”我明白了,用我所知道的,通俗点说就是空间袋嘛。

“明白了吧?”

“嗯。”

“东西来了。”婆婆说道,合上拉开的抽屉。

“你有水属性对吧,这个正适合你。”婆婆说道,一个干瘪的花骨朵静静地在婆婆手上躺着。

“这个就是……芥子法器。”

“准确的说是芥子草蛊。”婆婆说道。

“蛊……”不是法器吗?

婆婆微微一笑,似乎看穿了我的疑惑:“蛊也是法器的一种,这东西叫灵裹苞,是一种中品草蛊,你有水属性,水生木,用你的血祭炼几天就可以用了,这东西内部空间自成,无需法力就可以维持,并且使用也不耗费法力,可以说是中品芥子法器中的顶级了,要被那些小子知道了,非冲到我这里来哄抢不可。”

“这样啊!”我大致明白了。

“要吗?”婆婆问我。

我想了想,贺龙师兄要我挑芥子法器,听婆婆的话后,我大致明白了,芥子法器似乎是非常抢手的法器,错过了这个,要再等到下一个或许就比较困难了,这又似乎是个非常好用的,既然如此……

“要了吧,谢谢婆婆。”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