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问修仙 > 第十章:馋心生杂念,心境显异象
听书 - 我问修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章:馋心生杂念,心境显异象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说到炼气,就不得不提到一个问题,仙之力从何而来?

如果在我的老家,这个问题估计会有成千上万种脑洞大开的解释,但在这里永远都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从天地中来。

《问道仙经》上记载,仙之力取之于天,入仙体为力,还天后化气,成仙者……都是文言文我,懒得全打出来(其实是我文学功底差,想不出来),直接说一下我的理解吧,那句话的意思说白了,就是仙之力从天地中来,入仙体后变成仙力,还天后变成气,这所谓的气总称为灵气,在我老家被称为空气,其实它就是多种气的集合体,要分门别类的话就会分成许多。

比如氧气,氮气,氢气什么的,这是我老家的分法。

在这个世界气基本只被分为三种:天、地、人。

天气乃天之本,清气也,万灵生变之本。

地气乃地之源,浊气也,万物衍化之舟。

人气乃灵之缘,无气也,生灵性命之本。

此乃三气,要想成仙,这三气是必不可少的,集三气为一身才能算修炼有成。

“有成,没说成仙啊,也就是说,集三气为一身都不能算成仙,啧啧,那什么才能算成仙呢?”我突然有种跑去藏书阁查查的冲动,但考虑到目前状况,我想了想,还是算了,比起这个,提升修为才是要紧事。

我走到天井下,蒲团摆正,五心向天坐好,慢慢地调整呼吸,很快我就入定了,入定的状态下,我可以轻松感应到灵气,将其引导至丹田,形成气团,我缓缓呼吸着,丹田逐渐满了。

平时出现这种状况,我会将气团散掉七成,留三成再聚一次灵气,一直循环,直到时间到了,在仙院时一个时辰的入定时间里,这样的循环我至少可以五次,状态好时可以做六次,七次至今无法触碰,似乎这就是极限了。这种循环似乎与资质有关,但在孩童阶段就能感受得这么清晰的,估计应该就我一个,因为我在修炼何易心境,靠着内观初心的能力,我的内观比所有的同龄人都要清晰。

内观清晰在很多事情上都有帮助,尤其是像这样修炼内功,我看得比常人清楚,自然就能比常人更好的掌控气的运行。

我回忆着那本簿子上,炼气诀的运气线路,用穴位当“路标”缓缓运起丹田中的气团,气团中的气离开丹田,进入腹部的一条筋脉,气入筋脉,我立刻觉得腹部有一处地方很暖,这处温暖的面积随着我运功的增进而扩大,当我完成了一个身体的小周天后,除了头和四肢,几乎全身都开始发热了。

我停止运功,内观观察身体的状况,结果发现,这种情况,内观还不如自身感受来得好,于是我停止内观,凭感觉印证自己做对了没,我回忆着炼气诀上讲完成小周天运行的内容。

“小周天运行特征……全对!”我做对了,没有出错。

我非常高兴,完成炼气诀的小周天运行后,在进入炼气一层前就不需要再开辟额外的筋脉了,

“呼!——可以休息会儿了。”

修炼总算告一段落了。

我睁开眼,伸了个懒腰,虽然已经坐了很久,但因为一直在运功的关系,我没有丝毫不适,修仙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负面影响,灵根会留住涌入修仙者身体中的灵气,被灵根留住的灵气会被修仙者自身的“人气”吸收,用于人气壮大,人气乃命之源,只要这命之源没事,那人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其实炼气这个境界本身就是一个壮大自身人气的过程。

“还是第一次入定坐了那么久呢,天都黑了。”我抬头看到了天井外的夜空,天已经完全黑了,仙居灯架上的月光石都自动亮了起来。

“我坐了多久了?”我很知道,但没人可以告诉我。

“如果有个表就好了。”我嘀咕道,拉开门看了看,昏暗的夜幕里,放着那本簿子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了。

“已经被捡走了,应该是失主吧?”

我放簿子的那个地方比较隐蔽,除非有心去找,否则是看不到,除了失主和我还有谁会知道这里藏了本手把手的“通关秘籍”呢。

“不管是谁,谢谢了。”我对着眼前的夜幕感谢到,那本簿子对我的帮助太大了。

我钻回屋里,喝了些混了灵气的水,垫好肚子后,我将仙居里的两个蒲团并排铺好,当做床垫,这里没床我只好这样凑合了,我可没坐着睡的本事。

幸好我还是个孩子,不然两个蒲团铁定是不够用的。这看似粗糙的蒲团当床垫其实出乎意料的舒服,我很快就睡了过去,第二天被不过寅时的生物钟唤醒。

结束晨定后,我没有去学堂,既然不能学法术,那去了也没什么意义了,基础知识我看书就可以了,去学堂太浪费时间,我还是蜗居在家里提升修为吧。

于是我这一个早上都用来打坐修炼了,中午时我有些馋了,对食物的欲望化作杂念不断侵袭着我,我无法入定,只好出去,希望可以找点吃的,我走在宗门的小路上,中午的太阳照耀在我头顶,暖洋洋的,没用丝毫的不适。

宗门的小路上静悄悄的不见半个人影,道路两旁的仙居大门也都紧闭着,许多仙居的门上还挂着“闭关勿扰”的牌子,看来大家都在努力修炼呢,也不知道他们进行到那儿了?

我离开仙居所在的区域向上爬去,来到天梯六宗的六堂前,这里是比仙居区域高一段的地方,也是宗门里除那个测灵根的广场外,最宽阔的地方,这里有金、绿、蓝、红、灰、白,六座颜色各异的宫殿式建筑,这六座建筑被称为六堂,分别代表了天梯山上的六大宗派。

金色的金刚堂,代表了主修金道的金刚宗。

绿色的春芒堂,代表了主修木道的春芒宗。

蓝色的渤湖堂,代表了主修水道的渤湖宗。

红色的真火堂,代表了主修火道的真火宗。

灰色的后土堂,代表了主修土道的后土宗。

白色的仙剑堂,代表了主修剑道的仙剑宗。

这六大宗派的名字,不仅代表了这六大宗派本身,还代表了,支持他们的国家。据我所知,这个世界的六个国家也是以这六个宗派的名字命名的,比如收养我的那个仙院所在的湖国,它的全名就是渤湖由渤湖宗负责治理,还有我曾经听老乞丐说过的那个剑国……呵呵,很有意思呢。

我看着这六堂建筑暗道:“等我哪天修炼有成后,一定要出去逛逛,游历游历。”

“喂,那边的师弟!”一个声音在我的耳畔边响起。

我转头看去,正好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从真火堂的大门里走了出来。

“你来这里干嘛?”

他也是一身道袍打扮,这道袍是天梯山上的标配,人人都穿,除了男女差别外就没有别的款式了。

“你的修为还不能来这里,速速离开。”青年一脸不耐烦地说道。

“抱歉啊师兄,我问个问题就走,绝不多留。”我连忙说道。

那位师兄说:“问问题不应该找……算了,你问吧?”那位师兄的表情先是不耐烦,然后惊讶了一下,最后变成了无奈,这一连串的表情变化,大概是看到了我系在腰上的门徒身份牌了。

门徒的身份在宗门里非常尊贵,修为不到炼气十层的弟子都比不上,这位师兄当然要给几分薄面。

“请问一下,那里能弄到吃的啊?”

“吃的?”那位师兄愣了一下。

“就是仙食,辟谷丹之类的。”我解释道。

“哦。”那位师兄应该明白了,他刚刚大概以为我要犯禁吧。

“你馋了是吧。”师兄一副理解的表情。

“嗯。”我急切地问道:“请问哪里可以弄到?”

“弄不到的,再等五天就可以了。”

“啊!”我嘴角扯了扯,这个回答,贺龙师兄也说过呢。

“宗门规定,新入门的弟子必须辟谷七天,这是宗规,门中弟子绝不得违反,否则天诛地灭。”

“我靠!”听我完那师兄的话,我忽然想骂人了,本以为是什么无伤大雅的小事,没想到都列进宗规里了,被列进宗规里的话,就不得不遵守了。

“那我抱歉打扰了,多谢师兄提醒。”我失望地说道,打完招呼后转身就走。

一路上,杂念又冒出来了,我回到仙居里,猛灌了好几大碗水,但没什么用,我渴望的是食物的味道,并不是单纯的饱腹感,我在仙居的地板上辗转反侧,睡不着也静不了,对味道的渴望,激起了我的回忆,老乞丐费尽心力烤的那只叫花鸡,仙院的大肉包子,满月馒头,水晶米,记忆里那些难忘的味道都难以遏制地涌了上来。

我感觉自己简直要疯了,当年快饿死时都没这么抓狂过。

“靠,不行!不能再这样了,太要命了。”理智我还是有几分的,知道什么好,什么不好。

“我要冷静,冷静下来。”我盘膝五心向天坐好,默念何易心境的口诀。

因为太紧张了的关系,明明是默念,我的嘴却不知不觉地动了起来。

这口诀其实就是一段不知含义的特殊语言,听上去很怪,但听完后,总是能让我的心平静下来,念完一段口诀的时间是十分钟,我连续默念了好几遍,渐渐的意识开始飘忽,以前我在仙院受罚,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我受不了惩罚,念了大约三十多遍何易心境口诀,但当时意识飘忽地没那么厉害,只是有点想睡觉而已,不像现在那样,好像灵魂都有出窍了,我下意识想停住自己的口,但嘴巴似乎不听使唤了,不仅如此,我的情绪仿佛也消失了,我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思维也迟钝了。

渐渐的,我的视野也模糊了,然后我看到自己内观时的情景。

看到这一幕,我下意识想到了炼气诀,然后我看到体内的气,照着炼气诀的线路,小周天运行起来,这一幕不受我控制,我就像一个旁观者,只能看不能干涉。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