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大明当暴君 > 第237章 朕给过他们机会(第二更)
听书 - 我在大明当暴君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37章 朕给过他们机会(第二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东方的天空露出鱼肚白,在天亮的时候,东城门外的天雄军才搞清楚原来是友军来了。

天雄军的两个旅长立刻去拜见了洪承畴。

而城内经过一夜的酣战,叛军投降的投降,被消灭的被消灭。

本来东城门开城投降是迟早的事,可是咱们的洪总督不等啊,立刻就让人把大炮架出来,轰他娘的一遍。

硬是将东城门给轰开了,然后一队队天雄军立刻入城,一副老子终于将南京城攻下来了的架势。

南京城的消息被快马加鞭送回了北京。

所有的战报都送到了崇祯的面前。

崇祯仔仔细细看完,没有说什么,只是让军委会按照军功去做评估,该怎么赏就怎么赏。

他走到地图前,目光聚集在东南。

南京城的确被拿下来了,但你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到尾声了?

不!

怎么可能如此简单就胜利了?

张凡非常清楚,这一场战争不是打败一支军队,或者攻下一座城池,就胜利了的。

和在草原、辽东的战争都不同。

这是一场摧毁旧势力的战争。

敌人不是一个人,或者一支军队,而是一个阶级。

更何况东南之地,在明末是掌握了财富、舆论,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思想根深蒂固到那些读书人的脑海中。

这是一场改天换地的战争!

其难度,本身比击溃皇太极主力还要大。

不仅仅是固若金汤的城池,还有无数舆论上的阻力、道德上的阻力,以及意识形态上的阻力。

至于朝堂上的阻力,以及辽东皇太极故意制造出来的阻力,那都是微不足道的。

而这些阻力,看似都在卢象升和洪承畴那里,其实最后所有的压力,全部都集中在他崇祯身上。

改变一个人本身就已经很难很难了,更何况,要改变一个区域,甚至一个国家的意识形态。

但若无法改变,想要进入商业社会是完全不可能的,想要全面释放出整个大明被压缩、禁锢的潜力,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南京城被攻陷,也只是战术上的胜利,要达到战略上的胜利,还远远不到。

儒家千年的禁锢,地主乡绅的强大,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什么叫改天换地?

就是将腐烂的骨血一根根拆出来,然后放进熔炉中炼化。

将那深入华夏龙脉深入的旧势力,一根根拔出来。

重新打造一副天地棋盘,重开日月天。

孤独一人站在乾清宫里的崇祯,正在聚精会神看着整个中华圈的地图。

他在推算南京城破后,敌人下一步的动作会是什么?

会分两种:

一是继续抵抗,例如无锡的东林书院,会头铁继续抵抗,还有一大批儒生站出来殉道。

二是伪装、蛰伏。

第一种情况,崇祯并不担心,那些殉道者无法就是往他身上再泼几盆暴君的水。

他已经习惯了,无所谓。

第二种情况才是最让他担心的。

敌人有蠢的,但更多的是狡猾的。

他们会见风使舵,他们会妥协,他们会投降,会用这样的方式将自己保护起来,然后等待时机。

华夏太大了,这批敌人太多了。

所以,战略性的胜利已经不是军队能解决的问题了。

必须要发动另外一场更大规模的战争了。

正在崇祯思考之间,王承恩小心翼翼走进来:“皇爷,钱阁老求见。”

“宣。”

钱龙锡独自一人走进来了,然后行跪拜礼:“臣参见陛下,圣安。”

崇祯眉宇间的凝重立刻化开,和颜悦色笑道:“钱阁老起来说话。”

钱龙锡却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他顿了顿,才说道:“陛下,愚臣才疏学浅,弗能胜任内阁次辅一职,特来请辞。”

他此话一出,崇祯心头一沉。

皇帝心中不悦,但是脸上却依旧笑容满脸:“钱爱卿最近政务繁忙,朕能理解爱卿的辛苦,爱卿有何苦衷,但说无妨,朕为你做主。”

钱龙锡又顿了顿,道:“陛下,愚臣近日感觉身体每况日下,请陛下恩准愚臣告老还乡。”

“事情总是有办法解决的,朕最近也在想着要给你安排几个人,协助你。”

皇帝还是尽量的挽留钱龙锡。

为什么?

这几年,钱龙锡虽然一直是保守派大臣,但不得不承认,在行政方面,他做了很多贡献。

孙胡子是战略型人才,他将皇帝所有的想法都规划出来,并且保证实施。

大部分亮点和功绩都在改制派那里。

但其实人们往往会忽略很重要的一点:平稳性。

这里的平稳性并非政治格局的平衡,而是事情执行层面的平稳性。

钱龙锡是属于细节型人才,他在抓细节的时候,做得非常好。

这其实是弥补了孙承宗的不足的。

要知道,钱龙锡是次辅。

什么是次辅?

就是内阁的二把手。

钱龙锡现在来请求辞呈,这是大大出乎了崇祯的意料。

钱龙锡道:“陛下,这些年来,臣未力寸功,心中有愧,请陛下恩准了臣吧!”

“钱爱卿言重啦!你是朕的心腹之臣,大明的顶梁柱,你若是走了,江山社稷当如何是好?”

若是钱龙锡真的一走了之,皇帝的内阁不仅仅是失去了一位人才,从政治层面,更是会产生很不好的影响。

钱龙锡请求辞呈不用想,也知道是受到南直隶一事的影响。

事实上,在皇帝收到南京的汇报的同时,南京城的情况也已经传到了北京。

现在的北京朝堂用风雨飘摇来形容都不为过。

人心惶惶,惴惴不安。

若是这个时候钱龙锡再辞职,保守派的官员在信心上将会受到更大的打击。

如此时机,必然会有一大批政治投机分子出来搞事情,把朝局闹得混乱不堪。

钱龙锡依然跪在地上:“请陛下恩准!”

皇帝沉默下来,他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眉宇间闪过一丝怒气。

“是因为南京城一事,所以你要辞官?”

钱龙锡沉默不语。

“钱爱卿,朕原本以为,你应该是最了解朕的那个人。”

皇帝的语气突然变得柔软下来,甚至带着一丝伤感和低落。

钱龙锡心头一震。

“你以为朕真的想动他们吗?”

“陛下!”钱龙锡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陛下大可以强兵只取南京,为何要纵容洪承畴和卢象升各路在地方烧杀抢掠!”

“朕给过他们机会!”皇帝的语气又突然变得锋利起来,整个人的气势在一瞬间爆发了,声音响彻乾清宫。

他来回走动,沉声道:“朕的新政已经颁布了3年!他们在干什么!”

“朕想用政令解决问题,他们答应了吗!”皇帝涨红了脸,“朕三番五次的向他们表示友好,赦免七君子,释放胡焕猷!”

“南直隶的税一年比一年烂!朕一再容忍,一再让他们好好重视!”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