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玄幻 > 永恒之门 > 第五百零八章 现场看直播
听书 - 永恒之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百零八章 现场看直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这啥情况。”

“好端端的咋就吐血了。”

“走火入魔?”

赵云静静躺在床上,只觉意识飘离,朦胧中,似能听到魔子、凤舞、幽兰、凌飞、大长老、魔家强者和赵家人的谈话,他欲醒来,奈何有心无力,又被一抹昏沉的睡意拖入了悠久的梦乡。

他睡的安详。

瞧床前的魔子他们,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本在各干各的事,突闻幽兰一语嘶吟,待赶至,已见赵云昏厥,气息消沉,脸色煞白,看其嘴角,至此还有一缕缕血淌溢,任谁瞧了都是重伤。

“没伤啊!”

如这话,大长老已不知第几次说。

自赵云沉睡,他已不知探查了多少回,到了,都未寻到一丝伤痕,也未寻到任何异样,可赵云嘴角明明在溢血,这就怪异了。

“会不会是天眼反噬?”凤舞试探性道。

魔子轻摇头,即便天眼造反噬,也不是这等状态。

“且先出去。”大长老深吸一口气,在赵云体内,留了一道真元,以守护赵云心脉,他得回去查查古籍,这伤来的太诡异了。

众人欲言又止,纷纷退去。

房中成宁静,只存呼吸声。

不知哪一瞬,呼吸声也变的急促了,赵云睡的也不再安详了,仿佛做了噩梦,眉宇总会在不经意间,微微皱一下,他明明是武修,且血气方刚,却好似冷到颤抖,额头还挂着一两滴冷汗。

痛苦!

所有一切,都昭示了两个字:痛苦。

他意识还是那般的昏沉,依旧分不清虚实,只知迷迷糊糊中,脑海轰隆一片,似电闪雷鸣,每有闪电,他身躯便巨颤一次,而最明显的变化,还是他的眉心,又是那道颇古老的咒纹,似隐若现,时而闪烁一抹光,似永世长存,永远都不会湮灭的那种。

“该死。”

月神的谩骂,只她一人听得见。

她曾有回眸,看了一眼赵云眉心的咒纹,那是一种神之诅咒,纵她与祝福竭力对抗,他还是被种了烙印,诅咒不吓人,但神之诅咒就恶心了,且还是一尊无上的神,比送祝福的那尊神还要可怕,诅咒已钉在了他灵魂,即便轮回,即便转世重生,也抹不掉那道印记,生生世世、永生永世,他注定厄难缠身,除非他能封神,如今看来,这个可能性为零,有神之诅咒,不可能成神。

事实,也正向她所预料的演变。

伴着赵云一声闷哼,一种神秘力量,自他体内缓缓流逝。

那是气运。

气运玄之又玄,看不见摸不着,却真实存在。

气运逆天者,时常撞造化。

气运不济者,则机缘难求。

而此刻的赵云,正从逆天者....向不济者堕落,甚至更加糟糕,先前三天两头有造化,如今怕是三五百年都不见得有机缘,即便有,也是不痛不痒,这便是气运,若丧失殆尽,能成神才怪。

哎!

月神一声叹,又提剑而上,与祝福联手对抗诅咒。

她的叹,是为赵云叹。

多好的一个苗子啊!就这般毁了。

祝福的光,已是黯淡不堪,即便如此,诅咒也无法将它抹灭,它在坚守,坚守赵云的悟性,那是一份道心,他年会成不灭的意志,哪怕厄难缠身,哪怕气运荡尽,只要执念还在,便能在枯灭中逆天崛起,再渺小的希望,在绝望面前,都有无尽的可能。

唔...!

月神看时,赵云又一声闷哼。

至此,他眉心的那道诅咒之纹,才渐渐散去,并非是消失了,是刻入了他灵魂,会是一颗定时爆符,时刻都可能炸开,一个不留神儿,便可能魂飞魄散,咒纹隐去,他痛苦的神色,才归于平常,苍白的脸庞也多了红润,萎靡不堪的气血,也随之匀称。

不久,大长老推门进来。

也只他一人,进来再多也无用。

诶?

见赵云荣光满面,大长老不免一声惊异。

倒忘了,这货底蕴雄厚,更兼再生之力,纵有伤也无甚大碍,他又检查一番,未见有异样,这才放心离去,众人听闻也暗暗松一口气,按大长老所言,赵云苏醒过来,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各自去忙,莫偷懒。”

大长老捋了胡须,一话说的颇有威严。

无人唧唧歪歪,纷纷散去。

千秋城无日夜,但这里的人,却默默计算着时间。

新日到来,千秋城朝气蓬勃,画符的画符、造零件的造零件,足有好几千人,还搁那淬炼金矿石呢?一块块的金砖,堆成了小山,远远望着都格外晃眼,拿去换成修炼资源,能用好些天。

第三日,赵云醒来。

亦如往常,他先怔了三五瞬,才翻身下床,一阵揉眉心,不记得梦见了什么,就觉脑袋瓜子有点儿晕,就像被人敲了一棒槌。

“总觉少了点儿啥。”

赵云一声嘀咕,摸了摸胳膊,抬了抬腿。

最后,他才掀开了衣衫,扯开了裤腰,埋头往里瞅。

嗯...小赵云还在。

就是这般巧,正欣赏呢?房门就开了。

是幽兰,见赵云埋头看那啥,顿的愣那了。

“你咋不敲门嘞!”赵云一声干咳,忙慌背过了身,刚睡醒,感知力的确不怎么好,也或许,是幽兰身上,藏着一道颇高级别的遮掩符,避过了他的感知与听觉,如此,才整的这般尴尬。

“我....。”

幽兰张口,不知该说些啥。

完了,就逃似的离开了,脸颊一阵绯红。

良久,才见赵云出门,已不见幽兰。

“敲门,是最基本的利益。”

这厮的一话,说的还是颇有韵味的。

多在忙碌,府邸鲜见人影,赵云去向最高的山峰。

途中,他曾不止一次的挠头,还是总觉少了点啥,还有先前,画符画的好好的,咋就喷血了呢?他问过大长老,也是不知所以然,倒是给了一个不咋靠谱的猜测:造的孽太多,遭报应了。

说话间,他已到山巅。

打老远,便瞅见魔子立在沙盘前,不知在干啥。

赵云未惊扰,悄悄凑了上来,这才见魔子手中,还握着一个放大镜,正盯着沙盘看,许是看的太入迷,乃至他到来,都未察觉。

赵云挑眉,也随眸看沙盘。

这一看,他眸子顿的亮了。

不怪他如此,只因有人进了不死山,不知哪家的人,只知一男一女,正躲在山旮旯,搁那颠鸾倒凤呢?画面...不是一般的香.艳。

妥妥的现场直播啊!

“偷入不死山,必图谋不轨。”

赵云心中说的大义凛然,也随手拿了一个放大镜,就瞄准那看。

得瞄准了...才看的清。

“哇擦,你走路咋没声儿嘞!”魔子惊了一下。

“你不地道啊!”赵云只顾看,有这好事儿也不知道叫我。

“叫了,你没醒。”魔子又拿了放大镜。

“老实说,我是头回看这画面。”

“你这话说的,跟我看过似的。”

“别说,是比春.宫.图鲜亮。”

“咱这,是不是有辱斯文。”

俩人头顶头,一个天宗真传一个魔家圣子,一边看现场直播,又一边嘀嘀咕咕,你一言我一语,如似在说相声,最搞笑的是神态,明明是搁那偷窥,节操已是碎了一地,却偏偏一本正经。

瞧二人的脸,已多了一抹装饰。

啥装饰呢?鼻血,还都是一个鼻孔流血。

也难怪,都值风华正茂,见点儿血也正常。

“这俩逗逼。”

有一言,是月神送给他们的。

虽在打架,瞅一眼的功夫还是有的。

嗖!

风轻拂,卷着一抹女子香。

凤舞来了,打老远便瞅见两人,也不知在干啥,还搁那嘀嘀咕咕,而且,手中都还拿着一个放大镜,那俩眼光,也是锃光瓦亮。

许是好奇,她也偷摸凑了上来。

待一瞧,顿的一怔,半瞬之后,那张绝美脸颊,瞬间红了个透顶,美眸随之绽放了火苗,俩圣子偷偷摸摸,竟搁这看男女那啥?

啪!啪!

随后的两记巴掌,清脆也响亮。

看的正起劲,突的来了个妹子,这就伤感情了,一人一个大嘴巴子,脸都给打歪了,本是一个鼻孔流血,这下,格外的对称了。

“你家圣女,脾气不咋好啊!”

“翠儿变了,以前很温柔的。”

俩人才下山时,都还在抹鼻血,也不知是被打的,还是看的太多,乃至有感而发,挨了一巴掌,都不耽搁他们搁那浮想联翩。

“这...咋地了。”凌飞见了,一阵挑眉。

“摔的。”要不咋说是好基友,关键时刻贼有默契。

“你的脸,摔他脸上了呗!”凌飞斜了一眼,老子个头儿是不高,但...不代表我脑子就有水,那般鲜亮一个巴掌,我看得见的。

两人不以为然,直奔歪脖子树。

扯淡归扯淡,正事还是要做的。

所谓正事儿,便是领绑票赎金。

试想,你家孩子丢了,能不着急吗?

两人是善解人意的,得给人送回家。

“就他了。”

魔子抬手,拎走了华都。

赵云抬手,拎走了严康。

要说他四人,还是很有缘的,遥想那夜醉梦楼,华都去嫖.娼,赵云藏在地底、魔子藏在树中、而严康则藏在假山;一个有左天眼、一个有右天眼、一个有左右天眼,华都心里得有多闹心。

出了城,直奔那个山旮旯。

现场直播呢?不看白不看。

可惜啊!好戏已经落幕了。

微信扫一扫,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